寒山来客第二十七章 真相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七章 真相

小说:寒山来客 作者:寒山舞剑客 更新时间:2018-04-15 18:52 字数:3021
  “沙沙……”柳小月缓慢摇动着胡杨木轮椅,车轮辗轧着地面,留下道道浅浅的车辙印。从一个隔间出来后,柳小月带回来一个笼子,还有三个木质盒子搁在腿上。  将三个盒子依次排在桌上,柳小月拿过笼子,乐今朝目光紧紧注视着,从笼子中,他感觉到浓浓的危机。  柳小月不去看他,只是缓缓打开盖子,淡淡地道:“你不是很想知道结果么,现在就如了你的愿!”说着便从笼中抓起一条五彩斑斓的小蛇。  “五步蛇!”乐今朝瞳孔紧缩,全身汗毛直竖。  小蛇约莫三尺长,吐着猩红的蛇信,绿豆大的三角形眼睛放着莹绿的幽芒。身上鳞片极负光泽,花纹也并非所熟知的土黄色,而是由内到外,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交驳。  五步蛇灵巧地将柳小月手臂蜿蜒缠绕,柳小月眼中竟绽放着母性的光辉,小手轻轻的抚摸,极尽温柔。  这就是杀害老万的凶手!  虽然早有猜测,但事情真相终于揭开面纱,乐今朝依旧难以接受!  她,有着仙子般的绝世容颜,却有一副恶魔的歹毒心肠,有着令人扼腕叹息的坎坷身世,却也有令人深恶痛绝的乖戾性情,拥有着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桀骜不驯,同样也拥有不属于这个年龄的阴狠毒辣。她睿智无双,堪称妖孽,却用错方向!这是一个天使与恶魔的综合体,完全相反截然不同的风格在她身上融合地天衣无缝,宛若天成!  柳小月自顾逗弄着小蛇,仿佛自言自语道:“我父母还没死的时候,我就碰到了它。那时,它毒性还没有这么大,我差点死在它嘴里。”淡淡的语气,仿佛诉说的,是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事。  “为了让它的毒性足以致命,我从山里抓来了各种毒虫毒蛙供它食用。每天都要将它嘴巴撬开,将毒牙上的毒液挤得一干二净。”柳小月忽然抬起头,顿了片刻,冷冷的盯着乐今朝,邪异一笑,说道:“你知道么,毒蛇的毒性,跟人的身体一样,是可以加强的!终于,小龙毒牙的毒性,达到了我的要求!”  她笑的凄凉,也很残忍,这是个矛盾的结合体。  乐今朝如坠九幽地狱,浑身冰冷僵硬,耳朵里满是嗡嗡声,仿佛被万千恶鬼幽魂纠缠,不能脱身。他面色苍白,身躯也摇摇欲坠,一刹那,仿佛心中某种美好的东西打碎了。  “很心痛?哼!乐今朝,我说过,我讨厌你!讨厌你的自私自利,讨厌你的自以为是,讨厌你的虚伪做作!我又不是你的谁,何必摆出这么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我也说过,我不需要别人的同情,更不需要你的同情!”柳小月近乎咆哮地说道。  乐今朝苦苦挣扎,良久,方才调整过来,此时,乐今朝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看待柳小月的目光也不再含任何感情,仿佛眼前之人,只是一个陌路的过客。  柳小月玩味的看着,嘴角上,是毫不掩饰的不屑和戏谑。  “为什么?”乐今朝声音很平淡,仿佛询问今天吃了没,而不是为什么这么做。  “哼,你终于有资格让我看上一眼了。”柳小月没有作答,起伏的酥胸也平静了许多,“这样才对,人活着本来就不容易,何必那么累。”  优雅的将小蛇放到地上,那小蛇绕着她游了几圈,便蹭的一声绕过房柱,转眼就消失不见。  之后,柳小月拿起离她最近的一个盒子,慢慢掀开,抓出一个指甲大的甲虫来,放在手心,眼角瞟了下乐今朝,像是介绍老朋友一般淡淡道:“这个,叫雪疥虫,是高山绝顶的雪地独有的一种虫子,以腐肉为食。我费尽千辛万苦方才得到。”  乐今朝定睛看去,甲虫与屎壳郎极为相似,厚厚的麟甲宛如战士的钢盔,散发着犹如火山熔岩般的赤红,光芒竟是比大厅中橘黄的烛光还要强盛许多。八根强壮有力的腿上,是宛如鱼鳍一般锋利的倒刺,头顶正中,是一个虎虎生威的倒立钢叉。  “它的毒性虽然不会致命,却会使人皮肤溃烂,瘙痒难耐!”她直勾勾的盯着乐今朝,一字一顿地道,“最主要,它能使人产生幻觉!”  “张叔就是死在它的手上?”乐今朝的话语已不带一丝温度。  张麻子当日疯疯癫癫,最后自杀的惨怖模样,至今记忆犹新。对这个人,他没有什么印象,只见过一面,而这一面甚至只是他的死状。但这并不妨碍乐今朝对他有好感,因为当日困在洞中,也只有张麻子陪着琪去寻找自己而已。  柳小月没有理他,依旧说着自己的话:“小五与小龙一样,开始并没有这样大的毒性。为了加强它的毒性,我想了很多办法。后来,我终于发现,新鲜的血液,可以不断的改变它的毒性。”  “自那以后,我便用自己的血来喂养。”  乐今朝心头微微震动,目光循着她的手臂攀岩而上,蓦地,在那轻纱遮掩下的洁白皓腕上,隐约看见几道疤痕,若非有意去看,根本难以察觉。  似乎察觉到他的目光,柳小月撸起袖子,只见上面密密麻麻的横着无数道伤疤,像是不规则的台阶,狰狞可怖。  “看到这样的我,你是不是感觉好多了?”柳小月笑地有些不自然,乐今朝看来,有些凄婉。  他小脸抽搐着,不知该如何说才好。她不但对别人残忍,对自己也毫不留情。一个正常的女子,对于肌肤便像是脸蛋一样,看的极为重要,而她,毫不犹豫的将其割裂。  将雪疥虫重新放入盒中后,柳小月拿起第二个盒子,看了许久,似乎回忆着什么,良久方才打开。只见里面是密密麻麻如同蚂蚁一般的小虫子四处乱窜,但始终在盒子之内,没有爬出。  柳小月伸出纤纤玉指,夹起一只来,幽幽道:“这个,叫螟蛉虫。”  “这种虫子,成年后会通过尾部利刺,将一些皮肤脆弱的虫子,像蚕,竹节虫,之类的,局部麻醉之后,将卵产在里面。而每次产卵都有二三十只,等到幼虫出来之后,便生存在这些猎物体内,一旦这些猎物没有从外界摄取食物,比如做茧化蝶之类的虫子,螟蛉虫就会将猎物的身体当做食物来源。”  “在猎物还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就会从内而外,被啃噬的干干净净。”柳小月机械的讲解着,仿佛像是一个传道授惑的生物老师,所讲之事,与自己毫不相干一样。  乐今朝打了个哆嗦,感觉浑身上下仿佛有成千上万只螟蛉虫在爬。  柳小月食指一弹,便将手上虫子弹到盒中,漠然道:“普通的螟蛉虫当然达不到我的要求。用腐肉喂养他们的同时,我当然会搀一些自己的血。”  她像是炫耀自己作品一般,“而这些血中,便混合了小五身上提取的毒液。”  乐今朝心头一震,小五的毒液?那不就是雪疥虫的毒液,张麻子中了雪疥虫的毒,便疯疯癫癫,那这些螟蛉虫吃了混着柳小月鲜血和雪疥虫毒液的腐肉,那岂不是更为疯癫?  似乎知道他心中所想,柳小月阴灿一笑:“你想的没错,这些螟蛉虫吃下这些腐肉之后,就会敌我不分,失去理智的情况下,就会互相残杀。到最后,就会只剩下最后一只,也是最强悍的一只。”  “而这样方式培育出来的螟蛉虫,也不再是原来的螟蛉虫,它不再是对人无害,而是一种毫无意识的杀戮机器,只要感觉到饥饿,不论是神是魔,都将成为它的猎物!”  “这,才是我想要的。”  “疯子!你简直是个疯子!不,你丧心病狂,简直就不是人!”乐今朝竭嘶底里的咆哮,“那些人,对你那么好,若是有一点良心,断然不会做出这种灭绝人性的事!”  “万叔对你好,结果死于非命,张叔对你好,就疯癫而死,栓子一家也不用问了,想必也是你做的了,阿婆呢,哪里对不住你,让你如此狠心,手段如此恶毒?”  “柳小月,接下来,是不是就轮到我和琪了?我……,”他愈发激动,顿了下,改口道,“我就算了,反正你也看不惯我,想对我下手也是理所当然。”  “可是琪呢?她什么都不懂,把你当成亲姐姐一般,而你是怎么对她的!”  乐今朝指着剩下的那个盒子,冷笑道:“这个呢?是准备害我和琪的,还是栓子家发现的那种蛛纹壁虎?”  “柳小月,天下间失去父母双亲的人多的是,可是有谁像你这么幸运,大家像亲人一般的爱护你,照顾你,可是你又是怎么去回报的,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是,我是自私自利,自以为是,虚伪无比,可是,还轮不着你这个双手沾满血腥的魔鬼来教训!我自认不是什么好人,但起码我还有着最基本的做人准则,不像你,简直就是毫无人性。”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寒山来客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优乐国际娱乐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