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武记第十一章 交锋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一章 交锋

小说:梵武记 作者:语吁 更新时间:2018-04-15 19:09 字数:3074
  方姓少年二话不说,打出一道法决,那金色符箓灵光一闪,化为一杆七尺长棍,棍身金光四溢,其上遍布灵纹,显然是把品质极高的法器。  那虬髯大汉眼中一缕贪婪之色闪过,随即神色一凝,抽出一把黑色朴刀,散发出阵阵寒芒,往身前一横,身后二煞也各自掏出一把短柄斧钺,缓缓向两侧散开来,竟对那方姓少年呈包围之势。  这黑云三煞显然是存了倚仗人数优势,要瞬息之间决出结果的想法。  眼见这般阵势,四周围观的人不时传来啧啧之声,显然对这样的作法感到不齿,但也无人打算插手。  方姓少年见此却是眼底不屑之色一闪而过,低喝一声,长棍一抖,“嗡!”的一声幻化出一片密密麻麻的金色棍影,直向那虬髯大汉袭来。  虬髯大汉握着的朴刀一紧,足间一发力,不退反近的朝那方姓少年迎面扑去,手中朴刀在身前疾速挥舞,传出一阵刺耳的金石碰撞之声。  “锵锵锵!”那金色棍影威势骇人却也被那大汉手中朴刀一一挡了下来。  虬髯大汉挥舞的朴刀一顿,此时已与那方姓少年相隔不过尺许,骤然大喝一声,手臂上青筋爆出,就是一刀向那方姓少年头顶猛然劈去。  方姓少年余光四下一扫,另外二人持着斧钺正站在自己两侧后方,这虬髯大汉想来一开始就存了近身战斗的主意,朴刀对上长棍这样的钝器,唯有拉近距离才能施展其巨大的杀伤力,而此时方姓少年后路及两侧都被围堵,退无可退,那圆脸师妹见此也是一脸急色,只恨自己修为太低,贸然出手不但不能给方姓少年助力,反而会成为累赘。  方姓少年倒退的脚步一顿,“呜!”,伴随一道尖鸣的破空之声,那猛然劈落的朴刀表面隐隐浮现一道锐芒,尚离他头顶几寸,便感受到一股尖刀划过皮肉的刺痛感。  但他对自己力量倒是有些自信,立马将长棍一横,身形向后一躬,打算硬扛下此刀。  “咔!”一声尖锐至极的声音响起。  那黑色朴刀劈砍在长棍上,溅起大片零星的火光,两力相拼不足一息,那虬髯大汉脚下一动,一道迅疾的腿影闪过,将那方姓少年一脚踢飞了出去。  方姓少年急退数步,堪堪稳住身形,只觉腹部一阵剧痛,低头一看,其腹部衣衫尽碎,湿滑一片,赫然有五个血窟窿,血流如注。  此时那虬髯大汉在不远处狞笑几声,脚下一双黑布长靴冒出五柄尖刃,寒光闪烁。  他顿时怒火中烧,急速运转起灵力,手上握着的长棍棍身剧烈颤动起来,与此同时身后竟浮现出一头蛟龙虚影,从中散出阵阵波动,整个人气势急剧攀升,四周气流都被压迫得“嗡嗡“作响。显然是要施展起某种厉害的武技神通。  只是那蛟龙虚影尚未完全显现,那方姓少年就骤然间脸色一白,张口“哇”的一声吐出一团黑血。  他急忙内视自身,发现丹田处的灵力竟无法调用,身上几处气穴也被封锁住了。  虬髯大汉见此,顿时哈哈大笑道:“小子,你还是太嫩了些!”  那围堵他的二煞此时也是神色一缓,狞笑道:“中了斑蝥之毒,精气流失,你若强行运转,毒气攻心,可别说我们黑云三煞害你。”  那二煞说出此话,却也是要告知在此围观诸人,此毒虽不致命,但是方姓少年继续运转修为打斗的话,无疑相当于自杀,与他们无关。这仙坊虽不禁打斗,但若是杀人的话,免不了要会有人追究,每处仙坊都有一个传送坊碑,这尖塔状的坊碑其实也有监视的功用,刚才的那些打斗过程想来已被坊碑记录了下来。  “师兄!”那随方姓少年一道的圆脸师妹情急之下,大喝一声,提着一把青色长剑,就从一侧杀出。  但那二煞其中一人却早有防备,身形一转就躲过了圆脸少女的剑峰,而后顺势抬手一掐那少女的脖颈,将她略显单薄的娇躯整个提到半空,手上一发力,那圆脸少女闷哼一声,“哐当!”,青色长剑就掉在了地上。  围观众人有人叹息了几句,那圆脸小妹倒也罢了,修为不过化气三重,力有不逮,但那方姓少年修为不弱,只是年纪轻轻,又是宗门之人,平素在宗门修炼得长辈关照,显然在外历练极少,与人打斗厮杀经验哪比得上这黑云三煞,今日吃亏也是情理之中。  之前一直跪在地上默然无语的妇人见此,竟跪行至那虬髯大汉脚边,一脸哀求之色的说道:“仙家大人,还请放过这对兄妹,酒钱不要了。”  虬髯大汉闻言冷哼一声,一脚踹开那妇人,一个闪身就到了方姓少年跟前,一手钳住那杆金色长枪,朝他胸口再添一脚,整个人夹带着一大片血水,直直的倒飞了出去,胸口赫然又多了几道血窟窿,鲜血狂涌,整个人倒在一片血泊之中,围观众人对这般狠辣的手段不禁有些骇然,其中似有人跃跃欲起,但被一旁随行之人拉扯住。  “这法器不错!能卖个好价钱!”那虬髯大汉朝金色长棍上一抹,其表面金光一亮,就化为一道金色符箓,落在了掌中,一脸满足之色。  “大哥,这小娘胚子身子单薄了些,但胜在未经人事,不如。。”那掣住圆脸少女的精瘦男子满脸淫恶之色的说道。  圆脸少女早已面色苍白,眼中一片惨然。听到男子话语,脸色顿时又白了几分。  虬髯大汉此时正把玩着那道金色符箓,闻言眉头一皱说道:“聒噪,废她修为之后,立即离开这。”  那精瘦男子眼底闪过一丝可惜,随即另一只手掌一并,就要朝那少女丹田拍去。  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只见一道寒芒,“咻”的一声,穿过那精瘦男子的手腕,那精瘦男子刚要拍起的手掌“啪嗒”一声,竟从手腕处齐齐断开,掉在地上。  那精瘦男子似乎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看向自己手腕处那光滑平整的切口,里面肉骨分明,似乎因为这寒芒太过犀利,那血液都凝住,竟没有溅出分毫。  “啊!谁!是谁!”  精瘦男子一声惨叫,掐起那圆脸少女的手臂一放,急忙去捂住伤口,嘴里怨毒的喊道。  那虬髯大汉也是悚然一惊,只见不远处站着一个玄色布衫的少年,此时正抬起手臂,指尖朝着那精瘦男子。  不是林凡还能是谁?  林凡此时却是一脸茫然,刚刚一直趴在地上无法起身,只是耳边突然传来那老者的声音,让他阻拦那精瘦男子,说什么万事有他不必担心。  于是刚想抬手喝止那精瘦男子,却不想竟直接断了他一只手。他又抬眼朝那邋遢老者望去。  那邋遢老者此时驻足在不远处,嘴唇微微阖动,一道淡淡的声音又在林凡耳边响起。  “留条命,先废了他们修为。”  林凡一脸诧异,但见老者嘿嘿几声,伸出一根手指朝林凡一指,而后微微一划,林凡整个身体一僵,竟不受控制的朝那虬髯大汉迎面飞身扑去。  那邋遢老者做完这动作,又仰头瞥了一眼远处的坊碑,刚才的动作十分微小隐蔽,想来那坊碑记录的争斗影像里也无人能察觉。  虬髯大汉见林凡径直扑来,微微一惊,刚才那一脚未使出那暗藏的利器,是怕踢死他,甚至还略微控制了一下力道,但以林凡的身体吃这一脚,怎可能现在还能生龙活虎?更令他想不通的是,此时林凡竟敢朝自己扑来,还面带一丝笑意,不禁感觉有些白日见鬼了。  可他却不知,林凡此时已经完全失去了身体的掌控权,甚至连表情都不是自己能控制的。  虬髯大汉也是惊而不乱。既然你找死,那就别怪我了,这仙坊杀个修士虽有些麻烦,但要是杀个凡人可没有人会追究,凡人似蝼蚁,这便是他心底深处的认知,这认知由来要从他早年未修道之时的一段经历有关,他的父母便是死于某个修士之手,当时的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父亲惨死,母亲死前还被凌辱了一番,这让他意识到凡人只能沦为鱼肉被修道者宰割。于是后来才对修士极为憎恨,同时看到哪些孱弱的凡人也是痛恨无比,至于后来如何成为黑云三煞,此处就不便一一道来了。  “找死!”虬髯大汉抓起那把黑色朴刀,朝着林凡头上奋力一劈。  “噹!”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  虬髯大汉那黑色朴刀砍到林凡头上竟寸寸碎裂开来,下一刻,林凡的头便狠狠的撞在他腹部之上。  “嘎吱!”传来一阵破瓜裂帛之声。那虬髯大汉口中鲜血狂喷的倒飞了出去,他肚子从外面看上去似乎无恙,但里面的五脏六腑连同骨头被林凡这一撞,都已经化为了齑粉。  “哎呀,还是出手重了些,不过以他化气六重,纵然内腑全废,应还能吊着一口气,只是终身怕是无法动弹,如死狗一般了,倒也算是废了修为吧。”  此时不远处那邋遢老者沉吟自语道。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梵武记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优乐国际娱乐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