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纪第六节,换将(下)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六节,换将(下)

小说:大河纪 作者:菲菲小白 更新时间:2018-01-10 19:13 字数:3273
  随着廉颇的坚壁清野战略的推进,秦军每一轮发起的进攻所收到的收益越来越小,但是他们的求胜心越来越强,大的战局已经僵持不下了,双方之间现在只剩下了彼此的试探,就等着对方先撑不住。  几次截获了要暗害主将的秦军细作后,最为侍卫长的卫杜安排由秦雨霁专门负责打理将军的衣食,也算是为秦雨霁不用再在冰水里洗衣服。  自从接触到廉颇将军之后,秦雨霁觉得这位赵军的主将的确是保土为民的英雄,而且这位老将军仗义、豪爽,都已是年过半百的人了,精力还依旧如同年轻人那般充沛。对待身边的人总是客客气气的。即使是作为一个婢女,她也从未感受有多么的严厉。  “小七姑娘,”廉颇放下手中的正在审阅的文书,对着刚刚端着晚饭进门的秦雨霁说道:“今天有什么好吃的?”  “您知道的最近粮食短缺,而且您先前有过命令将官们都要限制自己的饮食,”秦雨霁眼睛里闪过一丝狡猾的光,说道:“所以我今天只是在附近的山上找了些新鲜可口的野菜给您做了些汤,听说最近您时常看公文看到很晚,卫侍卫长要我将今年的祭肉稍稍拿出来一些给您补补。”  “那里是两军缓冲区,没有遇到秦军吧?”廉颇问道。  秦雨霁一边为廉颇盛汤,一边回答道:“托将军的福,很安全,那里似乎秦军没有侵扰的意思,所以有很多百姓在山上找吃的。”  “那你下次就不要再去了,能给百姓留一点吃的是一点啊。”廉颇突然脸色一转:“秦军最近似乎在收拢兵力,近期可能又会有什么行动了。”  秦雨霁慢慢站起来看着老将军,廉颇正接过汤碗轻轻吹开表面的热气,“将军,前几天不是有使者从我们这里经过往秦国议和,相信即使秦人真的无意议和,样子还是应该装一装的。”  “你没听过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廉颇笑着说:“这你就不知道了,秦国自商鞅变法后军队对于命令的执行是很严格的,在正式的撤军命令没有下达前,秦军就会一直打下去。况且王龁为人循规蹈矩,秦王没有下令他根本就不敢停止进攻。”  “可是将军战事如果再拖下去,恐怕赵国会撑不下去。”秦雨霁说道。  廉颇看着她,竟然没有生气:“每一件事情都有自己的产生根源,说说你这话的源头在那里?”  秦雨霁接着说:“秦国新得巴蜀之地,土地肥沃,粮草充足;反观赵国土地贫乏,且耕地稀少,粮食多依靠从邻国购入,如今正逢战事,钱币多投入战事,粮食供给不足,如果这个时候再次发生饥荒,恐怕整个赵国就会垮掉。”  “但我现在也只能像王龁一样,继续坚守,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吧”,廉颇叹了口气:“行了,你回去休息吧。”  秦雨霁行了个礼,退出了大帐,心中倒是升起来许多疑问,明明早已失去了最初对战争的判断,胜利的天平已经不可逆转的倒向了对手的一面,这样的战争坚持下去又会有什么益处呢。  “鸡肋,鸡肋。”  秦雨霁说出这话时自己也惊了一下,这话的背后含义可是在八百多年后害死了名士的。  “你这小姑娘又在说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了。”  秦雨霁回头望去,立时一阵尘土扑面而来,尘土散尽一个袒胸露怀,身高丈二虎背熊腰的壮汉立在那里,那是赵军先锋营的副将严无熵,为人仗义厚道,虽然说话有些粗鲁,但是心还是好的。  “要说鸡啊,还是鸡腿好吃那一大块肉,鸡肋有什么好吃的。”  秦雨霁摇了摇头:“严大哥,鸡肋不是指真的鸡肋,这只是一种比喻,意思是‘食之无益、弃之有味’。”  严无熵仰头看天,就像现在的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半晌又恢复正常:“小七,其实你的意思就是说像面浆粘在身上想甩甩不掉,对吧?要不说你就不应该属于军营,说话从来都是一套一套的,我们这些当兵的就从来不会这么说太绕了。”  秦雨霁察觉到严无熵这话里含义,赶忙说:“对不起。”  “你这姑娘又怎么了?”,严无熵说道:“其实我倒是挺羡慕你,一个女子倒是懂得不少东西。要是我家里也是个大将军什么的,我没准也能像那些读书人一样,去稷下学习学习,回头也当个先生,坐在朝堂上,天天都有肉吃。”严无熵越说越是沉浸在他那个吃肉的白日梦中,秦雨霁站在旁边无奈地看了看他,转身离开。  “肉是很好吃,不过我是喜欢现在的日子,普普通通,平平常常,快快乐乐,我又不是真的那么有雄心壮志”,严无熵回过神来,身边的秦雨霁早已经走远了,只留下他一个人站在那里:“人呢?”  赵孝成王如往日一般,与虞卿、楼昌和叔叔平原君赵胜一起议事。  楼昌进言道:“大王,近日在我邯郸城的百姓中流传着一种说法,说是廉颇将军已经老了,就像是老朽的虎全无斗志,此时赵国要想打赢上党的仗,只有年轻的马服子可以胜任。”  “马服子?你是说马服君的儿子括。”虞卿讥讽道:“若是我赵国大军由一个刚刚加冠的黄口小儿统帅,岂不是让秦人笑我国中无人?”  一名宦官急匆匆地自殿外进来,阶下行礼道:“大王,郑朱自秦国出使而还,正在殿外等候。”  赵孝成王摆摆手:“宣郑朱!”  阶下的宦官们一个传一个地对着殿外传话。  不过多时,一个体型微胖的中年人迅速又不失身份地快步走进大殿,面对着赵孝成王:“大王,那秦人本无议和之意,然此番臣获一重大机密。”  赵孝成王眉头为之一舒:“快快讲来!”  这天下午,秦雨霁又像往日一般,将做好的饭菜为廉颇将军端去,门口的守卫与她早已熟识,见是她来也未多加盘问便放行了。  秦雨霁步入廉颇所在的主帅大帐后,此时的大帐内并不是如往常那般只有廉颇将军一人,而是另有一人立在面前。只听那人对廉颇将军说道:“将军,我家大人特意要我为将军传信,郑朱自秦国回来并向大王进言说是在秦国探听到将军与秦国暗中私通,欲献上党郡给秦国,将军还需早作打算,纵使大王相信将军未与秦国私通,恐怕也不会再让将军来统率上党诸军。”  “这些文士,整天就是摇摇笔杆子,动动嘴皮子。”廉颇将军恨恨地捶了下桌子,抬头望着来人:“龙骧先生此次前来,可是丞相有话要带给我?”  龙骧又行了一礼,道:“丞相,要门生告诉将军的是,此番谣言无论是真假,大王都会换下将军,将军要做的应是以退为进,莫要重蹈了燕国乐毅的覆辙啊。”听龙骧说完了这番话,秦雨霁明显察觉到从廉颇的眉眼中显露出的凝重,心知这番话一定是又触动了廉颇将军心中的那块家国情怀的逆鳞上。秦雨霁想若非这番话不是出自赵国丞相,恐怕此时这龙骧早就身首异处了吧,将相和毕竟也是足以震慑天下诸侯的超强联盟。  “丞相的提议我已知晓了,”廉颇摆摆手:“有劳了,先生先下去休息吧。”  自知触怒了廉颇将军,龙骧无奈,只得再次行礼默默转身,目光刚好与秦雨霁四目相对。秦雨霁这才有机会见到龙骧的眼睛,白眼仁多黑眼仁少,但格外显得目光的专注,这专注中还透着一丝狡黠,当她看着这对眼睛的时候,只感觉到后背阵阵发凉。  龙骧看着她也是显得一惊,但只一瞬又恢复了往常走出了大帐。  “将军,用饭了,”秦雨霁将饭菜端给廉颇,见将军今天兴致不高也并未与往常一样聊那些战事、谋略,只是默默地守在旁边等他吃完。  “今天,你这丫头怎么这么安静?”廉颇说话时一直低头吃着饭菜。  秦雨霁小心地说道:“将军,您今日恐怕应该没有心情谈这些吧?”  “你说对了,”廉颇默默地摇摇头,又重复了一遍:“真的让你说着了。”  秦雨霁眉头一紧,莫不是要换将了?  “将军!”秦雨霁不敢再继续说下去。  “若非我来挂帅,新任的将军一定顶不住大王的压力而率军出击,此时若是王龁领兵,赵军尚有胜算;秦军若任用如武安君之善用兵法者,然我赵军必败。”  言毕,廉颇隔着几案望向秦雨霁,“我答应你的事情,看来我要抓紧办了。”  秦雨霁其实并不希望一切如历史那样发展,四十万,如果她没有经历那场战斗,这永远只是记录在历史课本上的一个数字,可如今这四十万不再仅仅是一个数字,而是一条条生命。  “将军”,秦雨霁说道:“纵使大王要换将,相信一定也只是被人蒙骗,将军还应忍耐,相信大王一定还会信任您的。”  廉颇道:“你也认为大王会真的会换下我?”  “难道将军还怀着一丝希望”,秦雨霁作揖道:“王上新登大位,他要的是一场巨大的胜利,彰显他的政绩,既然如今战事僵持,未见战果,依王上的性子一定会另换将领。”  说完,秦雨霁抬起头正对上那一双久经战事多年的眼睛,好似看敌人的感觉,锐利如电,她知道这次自己是失言了:“将军,民女失言了,请将军恕罪。”  “罢了”,廉颇察觉到不妥,挥了挥手:“你先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气氛已不能再适合接着这个话题聊下去了,秦雨霁道了声是,就退了下去。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大河纪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优乐国际娱乐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