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公子俏公主第六回 岳子谦艳诗戏说李白白!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六回 岳子谦艳诗戏说李白白!

小说:极品公子俏公主 作者:雾夏菌 更新时间:2018-01-10 19:36 字数:2536
  “哈哈哈,不是我和你吹,吾胸中之才,十倍与你,你想要考什么,但说无妨!”  岳子谦哈哈一笑,拍拍自己的胸膛,一脸的自信的叫嚣着。  上一世岳子谦原本便有着才子之名,只不过因为这个名号不够响亮,赚不来钱,最后被迫跑去画漫画了,一开始的时候,甚至还画过一些不言而喻的隐晦情爱漫画。  不说岳子谦自己自创一些诗词歌赋,便是那些历代名家的作品,随便背出来一首,在这个世界,恐怕都会引起轰动吧!  “好好好,你且听好了,这是一副上联,乃是:五年前四世同堂三代名将虎父门下无犬子,请问下联。”  白袍男子微微一笑,开口便是一联。  岳子谦之前还自信满满,结果在听到这上联之后,竟然忍不住的蹙眉。  “喂,你叫什么名字?”  岳子谦收回了之前的轻浮姿态,而是对着白袍男子躬身作揖,询问这男子的姓名。  “不才陇中李白白,听闻小兄弟三岁可吟诗词,五岁能对对子,是故前来拜访。”  这白袍男子同样对着岳子谦还礼,报上家门,也说明了此次的来意。  在岳子谦重生之前,神童的名号便已经传播颇远,三岁成诗五岁做对,也就成了岳子谦的一个标签。  此时,岳子谦得知这白袍男子的身份,心中忍不住的吐槽道。这李白白,难道就是自己那一世,号称青莲居士的诗仙李白?  再说李白白出的上联,这种形式的对子,岳子谦也曾经见识过,不过对于对对子方面的技巧,岳子谦还真的不怎么研究,所以还确实有点棘手。  “典型的数字联,不过区别与其他,而是非常少有的‘藏一隐一联’”岳子谦与一旁思忖,开始琢磨李白白给出的上联。  “藏一隐一”的对子,拿李白白给出的上联参考,原本是五四三二一的顺序,结果三之后接上了“虎父门下无犬子”看似无二,实则替换成了具体的两项事物。此为藏一。  虎父与犬子,单独分开,都是一项,对应二之后的一。此为隐一。  “好,前辈可听好了,晚辈的下联是:西厢里东边宽衣中墙上挂......”  岳子谦开口说道一半,却感觉实在对不下去,一时间停住了。  “怎么了,下面的呢?”  李白白觉得这岳子谦胸中还有点墨水,颇为期待岳子谦给出的下联。  “下面的话......肚兜里面有乾坤!”岳子谦双眼一亮,张口便将下半句说了出来。  “嗯?西厢里东边宽衣中墙上挂,肚兜里面有乾坤?不通不通,这算什么对子,不通不通!”  李白白将岳子谦的下联连起来品读了一番,大呼不通。  自己的上联如此工整,这岳子谦的下联,对得不行,嗯,不行不行!  “怎么不通?你的上联藏一隐一,我的下联藏二隐二,哪里不通?”  岳子谦不服,自己的下联对得如此工整,这李白白凭什么大呼不通。  “好,我倒要听听,你哪里来的藏二隐二?”  李白白同样气不过,这岳子谦分明是浪得虚名,都是外人吹捧起来的,其胸中才华,不过尔尔。  “你且听好了,我这隐二,隐的是乾坤,所谓乾坤,与八卦之中,代表着南北,一南一北,二者也。”岳子谦一脸自信,自己的下联那是肯定没问题的。  李白白听得岳子谦这么一说,好像还真的有道理啊。  “那藏二?”  “这藏二就厉害了,敢问前辈今年贵庚,可曾婚配?”  李白白追问藏二,岳子谦却故作神秘。  “加冠有五,做过一门亲事,后因家道中落,便不了了之了。”李白白如实相告,只不过提及婚事之时,神情有过一丝落寞。  “哦,那便好了,这西厢之中,自然是女眷居住,这女人吗,肚兜下面,遮掩着的,不是有两团柔软温润的那个......”  岳子谦靠近李白白,示意李白白附身,自己则是轻声在李白白的耳边解释道。  而岳子谦口中的言语,已经非常露骨了,李白白听后立时明白,忍不住的老脸一红,急忙起身转过身去。  “咳咳,啊!艳俗,无理取闹!此等靡靡之音,实在难等大雅之堂。就就就算你对得上了,通了便是!”  李白白轻声咳嗽,掩饰自己的失态,虽然不怎么喜欢岳子谦对出的下联,不过还是勉强饶过了岳子谦。  这下联,算是对上了。  “李前辈大才,小辈岳子谦自然难以比拟,如果没什么其他事情的话,那么子谦也就告退了......”  “且慢,之前小兄弟还豪情万丈,自诩胸中之才,十倍与我。如今怎能就此作罢?且听好,我这里还有残诗一首,小兄弟万望补全!”  岳子谦想要溜走,可是这李白白却反倒不让了。  之前岳子谦口出妄语,如今便要为自己猖狂而买单啊。  “听好了,天才风华绝代,英雄卓尔不群!”李白白挥动手中这扇,开口又是说道。  “这,这就完啦?”  岳子谦虽然一脸不情愿,不过还是被李白白留住了,而李白白给出的残诗,却让岳子谦一脸的懵B。  “残诗而已,只有这两句,剩下的还望小兄弟补齐了。”李白白轻轻摇动这扇,一副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补的神情。  岳子谦蹙眉,一时间竟然无言。  这两句看似普通无华,辞藻韵律尽皆一般,然正是因此,这最为普通的,恰恰最难应对。  而且,这两句之中蕴藏的意境,粗犷而高远,非常人能够体味。  “有了,你听好了!”  这一次,岳子谦虽然也停顿了片刻,不过已经有了自己的应对。  “但说无妨!”  李白白早就候着呢,这一次,看岳子谦能有什么把戏。  “天才风华绝代,英雄卓尔不群。悄把美人襟衫解,才下这头,又上那头~”  “啊呸!竖子小儿!满脑子皆是此等污秽不堪之词,简直有负神童之名,妄为名家之后!”  岳子谦给出了自己的回答,可李白白却突然大怒,对着岳子谦开口便骂。  这首残诗,一直以来李白白自己都舍不得补全,将其视为自己的至高追求,可是这岳子谦,竟然补上了此等污秽不堪的言语。  什么悄把美人襟衫解,这简直就是在侮辱天才与英雄!  “自古以来,英雄难过美人关,我补得有何不可?前辈大才,不也早已有过婚约,男女之事,天经地义,何来污秽之说?”  岳子谦被李白白这么叫骂着,顿时有点不高兴了,以前的岳子谦也是自诩清高,结果嘞,为了个林清依,自己孤独了一辈子,什么都没图到,生活过得抑郁而乏味。  “无稽之谈!我看你啊,也不过是小聪明罢了,大时必定了了!”  李白白对于岳子谦,非常不满意,这样的神童,自己向来看不上。什么三五岁吟诗作对,不过是外人的吹捧。  多少少年天才,小时聪明,大时了了。  他岳子谦,也不过是其中普通的一个!  想到这里,李白白也根本不想再逗留下去,转身便走向了后院的木门,打算离开。  而岳子谦,被李白白这么一说,反倒心里很不痛快。  这李白白,不仅迂腐,而且还是驴脾气,自己不过是多谈了些男女之事,他竟然有着这么大的反应,还侮辱岳子谦!  “天才风华绝代,英雄卓尔不群,孤独飘摇如风,困顿常伴吾身!”  或许是咽不下被侮辱的气,岳子谦突然走向李白白,高声喊道。  (未完待续)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极品公子俏公主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优乐国际娱乐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