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风暴之灵第三十二章 风雷六岛(二)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二章 风雷六岛(二)

小说:最后的风暴之灵 作者:西山老猫 更新时间:2018-01-11 00:56 字数:3425
  也不知行进了有几时,只觉得好似身处巨大的虚无缥缈之境,目力之所及渺然无一物,只有不断萦绕在耳边的浑浑海浪声提醒着众人还存在于这个真实的世界里。在这漆黑一片的海天混沌一色之中,连时辰也似乎变得流逝异常缓慢。柳凌空六人极少言语,各自凝神闭气,一边注视着水面周围情形,一边调息着内力。  渐渐及至天明,东方海平面处开始跃出熙微的晨光,海天逐渐分离,视线也明朗起来。柳凌空环顾了下四周,发觉此时小船已深入海心,东西南北皆是茫茫大海,既无岛礁,也更无海鸟踪迹,海水呈现出更为浓重的深蓝色。经过一整夜的推波速行,此刻他们早已驶出了珈蓝渔民们所能达到的最远海域,而进入到了一片更为陌生更为寂静的深海领域。这里就像一片荒芜之境,虚无得叫人心底惶恐不安。  柳凌空丛怀中掏出指南仪,辨识出方向,随即叫船尾两名术士调整方向,让船朝着东南方向继续前行。行至没多久,柳凌空发现手中的指南仪似乎出现了点异象,指示南方的那根用磁石打磨而成的指针竟然有些飘忽不定,在小幅度来回摆动着。随着向东南海域的深入,这种摆动变得越来越剧烈,似乎受到了不明因素地干扰。柳凌空意识到,一定有什么神秘不寻常之物在东南处,且具有某种力量硬响着指南仪。  他遂命加大推波法门,朝着东南更快前进。他的猜测进一步得到了证实,又航行了约莫半个时辰左右,他手中的指南仪彻底失灵了,那根磁针豪无章法地胡乱旋转着。他连忙叫船尾的术士停止推波,让船缓缓在海中漂行,同时警惕地观察起四周的海域来。他忽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抬头朝天空望了望,发觉原本一直天朗日明的天空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变得阴沉沉地,大片的黑色乌云已经笼罩住了整个海域,目力之所及的天空都已经是灰暗一片。而原本平静的海面也骚动不安起来,海浪一层层汹涌翻过,一阵大过一阵。初时,小船还能顺着海浪上下漂浮,渐渐地,浪越来越大,浪峰已经远远超过了小船所能维持的高度。他六人极力保持着身体平衡,却也只是徒劳,没多久,一阵高过人头顶的海浪就扑了过来,瞬间将小船掀至了半空,随即又重重地落在浪过后的海面上,船上有三人掉落到水中。还没等这落水的三人爬上船舷,又是一阵汹涌而来的巨浪打来,这一次的浪涛更加可怕,浪峰约高有两丈之余,重重地朝他们打来,海浪的轰鸣声中,小船被彻底打碎,散裂成好几块长形木板。六人皆掉入海中,像六只挣扎的蚂蚁一般渺小无力。  好在珈蓝族的术士精通水门之法,擅长水中潜游,故他六人在海中颠沛,却也暂无性命之虞。许是潜入海水之中的缘故,柳凌空对水下之景看得比先前更为详尽明晰,他偶然之中发现,他们身下的海水深处,竟然有片巨大的阴影之处,依据他常年的经验,那定不是海水自然深邃的颜色,而更像是沉在海底的某物的形体阴影。  “你们看,水下极深之处似乎有些不寻常之象。”柳凌空浮在水面,对着其他人说到。  其余人闻言,纷纷没入水中,朝深处细细观看,果然看见一片巨大的阴影在极深之处,其形大小倒似一座小山。众人皆不语,却一同朝着这深处阴影游去。说来也奇怪,初时见那阴影以为不过相隔数丈之远,而实际却发现,那阴影在更远之处,随着一点点下潜深入,那阴影也渐渐放大,却也似乎变得更加深远。众人屏息下潜了约有一盏茶的功夫,才渐渐靠近那阴影之物,这才看清,原来是一座沉入海面之下的小岛.  那岛想必已经入海数百年,原本岛山上的陆生植物早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层层的海生植物,葱葱郁郁的海草和苔藓以及珊瑚顺着山体一直向下蔓延着生长,好似一片海底的原始丛林.不过那山体上原本人为开凿和修建出来的路和一些楼宇依旧还能辨认出来,许是因为皆由青石板修筑而成的缘故,故而海底浸泡多年也仍几乎保持着原样。  “这岛果然不寻常,并非野生荒芜之岛。”柳凌空注视着隐约可辨的楼宇和街道,心中暗想。  其他五人想必也是同样的想法,个个面露惊异之色。大概惊异于如此遥远的深海之处竟然存在一个曾有人居住的小岛。  柳凌空随即摆了摆手,做了个手势,众人会意,立即默念起了避水决。随即只见水中六道白光陆续闪过,他六人迅速下沉,降落在了那岛上的一座残破的楼宇处。柳凌空仔细打量,发现这楼宇似乎更像一座牌楼,其中一个术士眼尖,似发现了什么,拼命挥手示意大家仰头看。众人仰头朝那牌楼顶处看出,虽有苔藓覆盖,但采用阴刻的字迹依旧可辨,赫然写着:“六元之雷”  一时间大伙儿皆摸不着头脑,从未听说过六元之雷,更不知其指代何意,看向柳凌空。柳凌空却也一脸茫然,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他看见牌楼后连着一条蜿蜒的石径,便示意大伙随他一道沿着石径进入,以期能有所发现。那石径修得格外齐整,用的都是一人之长的大块条石严密排列累砌而成,径旁每隔十步便立有一石柱,石柱上有兽脸有字符,更有无数花纹繁复,雕刻手法细腻,像是某种特殊符号。这就不免让人更感到出乎意料,想必此岛沉入海底前并非普通村落所在之处,倒像是什么庄严之地的所在。  柳凌空行在最前头,一面走一面仔细留意这身旁种种神秘之物,企图发现一点可以推断或猜测的迹象。他爹柳长生酷爱古籍,年轻时曾遍游曙光大陆,因此家中藏书数千卷册,上至天文下至地理,通古论今,几乎包藏万象,故柳凌空自小备受熏陶,阅卷无数,通晓各种奇闻轶事古今传说。他在脑中仔细搜寻着那些记忆,凝神处不放过任何只言片语的印象,却也一无所获,似乎想不起来任何跟眼下所见之物有关的任何记载。不知不觉中,石径已到尽头,一座早已倒塌的石殿出现在眼前,那石殿倒不算大,四四方方,四围各约二三十步长,上半截早已不复存在,只留了几堵半人高的断墙和几根石柱。一些海草缠绕在断墙和石柱的根基处,随着水波来回飘摇。众人甚感惊异,联想到此行的目的,不知此地是否就是他们要找之处。  在其中一面断墙处,柳凌空发现了残留在石面上的一些字,字迹已经有些模糊,但勉强还能够辨认得出来。他费力地解读了四五遍,才明白其内容:世之初立,万般皆空,而化于六元,六元之气,相融相斥,而幻化有形,其形不止一灵,而五叶居其一,乃不化之灵。另有灵禀造化之事,行物化之功,盖与天地为一体,生万物于世,化百族于各疆,各族皆从六元之律,首尾环伺,相持相容,此乃曙光纪年之初成。遂令五叶之灵隐于世外,却行庇佑之功,以守万物之衡。故立雷岛于此,同另五岛相照,藏五叶之精于六元之中,非凡人所能知,非凡人所能启,水不可至,火不可取,生而无门,死亦无道,化为万物,即为虚灵。  其他五人见他驻足良久,便也好奇围上来观看,皆不能明白其意。却见柳凌空闭目沉思,似乎想到了什么。  六元,雷岛,同五岛相照,这几个词在柳凌空脑中来回闪现,他似乎想到了点什么。片刻之后,他恍然大悟,想起了数十年前在家中一本极为残破的古册上曾读到过一段不明确也不够翔实的记载,那记载几乎无人知道,描述也极为简短,只说南海曾有六岛,代表 风雨雷电云雾,每岛环有二礁,各岛外十里处常有渔民出没,但十里内无入岛之路,岛内似有神力,阻万物于幻像,以为可达时却早已身至千里之外。  柳凌空随即断定,此刻他们所在之岛想必就是六岛中的雷岛,而这周围的海里一定还有其他五岛。但那句“藏五叶之精于六元之中”究竟是什么意思,他却仍然没有想明白。他思考了片刻后,决定还是先逐一找到另外五岛,说不定会有新的发现,到时也自然能解出这个谜团。想到此处,柳凌空便打了个手势,示意大伙儿先浮出海面。  一众术士便释放了法门,借水门之术将身推动,如六条梭鱼一般在水中疾驰,又一盏茶的功夫,六人浮出海面,遂将身形立在水波之上。  “各位,相传这南黎明海的东南深处,曾有过六岛环伺,分别唤作风雨雷电云雾,乃不寻常之地所在。而我们身下这岛便是南海六岛之一的雷岛,如此一来,在这方圆不远的海里,一定还有其他沉入海底的五岛。”柳凌空道。  “南海六岛?那跟我们此番要找寻的五叶神殿有何关系?”一位术士问道。  “嗯,想必有莫大的关系。”柳凌空接话道,“若依那断石上言,如果我猜测无错的话,此六岛并非天然形成,而是由神秘之人刻意造岛于此,六岛相照,藏五叶之精在这六岛之中。只是尚不可知,这石文上所言的五叶之精究竟为物,但想必跟我们要找的五叶神殿应该有莫大的干系。”  “那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  “既然有六岛,我们又恰好有六人,便分头行事,我仍在此雷岛内继续探查,尔等且去各自搜寻一岛,将那岛内可疑之事之物之迹都遍查个清楚,两个时辰后,我们仍回到此处雷岛水面回合,将所查获的消息汇于一处,看能否有所不寻常的发现。”  听柳凌空这么说到,其余五人立即领命,调动起体力法门,掀起五道水波,随即身影各自远去,很快消失在海面上。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最后的风暴之灵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优乐国际娱乐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