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剑九州第三十章 恢复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章 恢复

小说:御剑九州 作者:圭玉 更新时间:2018-01-08 10:53 字数:4022
  切下来的妖蟒肉虽然不少,但三人毕竟不是寻常人,仅是齐珂便已是第五境小宗师,更不要说林九川和莫问刀二人了。  所以说,这些妖蟒肉仅是片刻间,便被三人分食完毕,却是都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  林九川擦了擦嘴角残余的油腻,抬头看向貌似还要再拿出一些妖蟒肉来的莫问刀,苦笑一声说道:“莫前辈,吃不下了。”  那莫问刀也同样是吃不下了,之所以还想要拿,仅是因为林九川做的实在太过好吃,有点儿意犹未尽的意思。  不过莫问刀虽然一生练刀,没有识过字读过书,却也是知道什么叫做适可而止,当下说道:“那就算了吧。”  带了一会儿,让腹中油腻消化一下,林九川看齐珂也是差不多了,对莫问刀问道:“莫前辈,此次一别不知你这是要往哪里去?”  林九川说这话本就是一个闲的没事找话儿的行为,却是让这位天下第十人听出了别的意思,怒道:“你这小娃娃有点儿过分啊,老夫刚刚帮你除了这头妖蟒,救了你们两个小娃娃的性命,现在就不过让你烤了这么一二十斤的烤肉,你就觉得还了老夫的救命之恩了?就要赶老夫走?卸磨杀驴也得有个时间段吧,你这小娃娃还没有过多长时间就忘恩负义了?我知道了,是不是怪老夫打扰你们两个孤男寡女的小娃娃了?嫌弃老夫碍了你的事了?”  林九川呆呆地听这位西北第一刀说了这么多,没有反应。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自己哪里有这个意思!  “你别给老夫呆愣!说,是不是要赶老夫走!”莫问刀说道。  “莫前辈不要误会,在下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林九川慌忙解释道,同时给齐珂使眼色,让她帮忙。  齐珂给林九川一个白眼,关她什么事啊。  不过齐珂却也够意思,对着这位天下第十人说道:“莫前辈,我可以保证,林九川绝对不是要赶您走的意思。毕竟肉还没有给您烤完嘛!”  听到烤肉二字,那位西北第一刀却是喜笑颜开,对着齐珂道:“还是你这小女娃娃够意思,不像这男娃娃!”  林九川沉默不语,貌似是我要给你烤肉吧?这齐珂不就是说个话,到时候她不出力还是吃白食的好吗?  齐珂也是满脸堆笑,不过却是在听到这位西北第一刀的下一句话后,笑容瞬间凝固。  “只可惜不会做饭啊,不然……唉,不说了。”这位天下第十人一脸可惜。  神特么的不会做饭!  齐珂笑容凝固,暗自咬牙,看着这位天下第十人的胡子,手里痒痒。  林九川差点儿没有绷住脸,笑了出来,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却是满脸通红,惹得那位江湖女游侠对着林九川怒目而视。  这位天下第十人西北第一刀莫名其妙的感觉下巴有点儿冷飕飕地。  “莫前辈既然喜欢吃晚辈烤的肉,那晚辈就给莫前辈烤,无论多长时间都行。”林九川拍着胸脯说道。  “唉,这才像一个说话的样子嘛。”那位天下第十人喜笑颜开。  林九川却是也不希望这位天下第十人离开,毕竟万一再有类似之前的这种情况,好歹还有一个帮手。  烤个肉就能赚一个武力值在天下间都能排进前面的保镖,林九川就是做梦都能乐出声来。  无论怎么看都是自己赚了。  想到这里的林九川满脸笑意,却是让其他二人莫名觉得林九川笑容阴险,惹得二人侧目。  “那接下来咱们去哪儿?”齐珂问道。  这句话问到点子上了,林九川笑容凝固,此刻正值夜晚,天上却是没有半颗星星,他们逃命也是慌不择路,命都没了神特么还看方向啊。  目光看向莫问刀,这位天下第十人一脸莫名其妙,道:“你们两个小娃娃看老夫弄啥?”  “前辈,这里是什么地方啊。”林九川问道,满眼希冀。  “不知道啊。”莫问刀耸了耸肩,说道。  “???”林九川和齐珂同时呆住,你又没人追杀你进山不看方向吗?  看着林九川和齐珂一脸懵逼的模样,这位天下第十人突然笑到:“骗你们两个小娃娃的,老夫怎么会不知道?”  呵呵,好好笑。林九川和齐珂心有灵犀,同时做出一副好笑的表情,只是实在勉强。  “从这里往北走,约莫三百里,大概就能到平阳城了。”莫问刀指了指旺财离去的方向,说道。  林九川将烤肉燃起的火堆灭掉,仔细检查一遍防止有火星,而后转身说道:“那咱们就走吧。”  往北走,不仅是大越剑池的方向,还能跟旺财汇合,正好。  其他两人也没有意见,跟在林九川背后。  天色将亮,东方泛起鱼肚白,这片山林也不再黑黝黝地。  其实三人皆是修行之人,且境界都不算低,所以即使黑暗环境下也能看得很清楚。  但白天总归还是比夜晚给人多一些安全感,天亮就让林九川感到放心了些。  远方传来阵阵马蹄声,随着林九川他们三人的走进更加清晰。  转弯处,一匹神骏的黑马正向着林九川跑来。正是旺财。  待到旺财转个弯,那转弯处却是又出现了一支铁骑,为首之人面白无须,身材肥胖,身披重铠!  这一支铁骑无论马身还是骑兵皆是身披重铠,绝对是大越精锐铁骑!  “燕州州牧裴远山见过二皇子殿下!”那为首的胖子见到林九川,慌忙从马上滚了下来,跪爬到林九川的身前。  “微臣救驾来迟,还请殿下赐罪!”这位燕州州牧满脑门大汗,却是不敢擦拭,跪在林九川身前惶恐说道。  “救驾?”林九川细细品味这两个字,按理说救驾一词只可称为帝王,自己一个皇子可是担当不起的。  “微臣口误,罪该万死!”那位燕州州牧裴远山重重给了自己一巴掌,林九川看着都为他疼。  毕竟,牙都被他自己打掉了。  林九川虽然替他疼,却是没有理会这位燕州州牧,任由他跪着。  救驾这个词让他不得不多想,如果说是这燕州州牧的口误,也在情理之中,毕竟自己要是死在他燕州地界上,这位燕州州牧即使有通天的能耐,京城里的那位父皇也不会让他活下去。  但如果不是口误,那便有两个结果了。  一是这位燕州州牧想要投靠自己,保自己上位。但这有个前提,那就是这里的人都必须可靠,否则话一旦传出去,自己在京城里的那位皇兄便可是有了拿捏自己的把柄。  二嘛就是这位燕州州牧乃是自己这位皇兄的人,此番就是想要给自己下套!  毕竟如果自己因为此事杀了他,那么不免会让人对自己寒心,一个前来救自己的人因为口误被杀,实在太过分!  如果自己不因此事而惩处,那么京城里面就会多一个林九川涉嫌谋逆的嫌疑。  林九川揉了揉脑袋,有点儿麻烦。  自幼在山里长大的林九川自然是对宫廷争斗十分陌生,虽然林九川天资聪颖,却实在难以适应。  既然没有办法解决,林九川也只能任由它过去了。  “裴州牧请起,裴州牧一时心急而口误,本皇子怎么会因此怪罪?更何况乃是由于本皇子遇刺而生,本皇子说句谢谢才是正经。”林九川将这位燕州州牧扶起来,说道。  “二皇子殿下襟怀,实在是臣民之表率。”这位燕州州牧低头说道。  莫问刀和齐珂同时翻了个白眼,有点儿想吐的感觉。  “话说回来,裴州牧是怎么找到本皇子的?”林九川说道。  “这还要多亏了殿下的坐骑啊。若非殿下坐骑深夜跑到微臣府中,微臣还不知道这件事呢。”那肥胖的燕州州牧说道。  林九川奇怪,旺财不过一匹马,虽然有点儿灵性,却是根本不能口吐人言,这位燕州州牧到底从哪里来的相信一匹马的直觉?  “殿下请看。”那位燕州州牧拿出一块儿令牌。  林九川这才想起,当初自己那块儿令牌给了张大福一家,后来遇见那位司礼监掌印太监的时候这位司礼监掌印太监又给了自己一块儿,后来便不见了。  原来是让旺财给咬了去。  金黄闪闪的令牌,却是与那金黄之物相像啊。  “殿下究竟是……”那位燕州州牧小心翼翼地问道。  裴远山心里苦涩,自己本来在家搂着刚纳的小妾睡得正香,突然间就闯进了一匹马,硕大的马头就拱进自己的被窝,不说那小妾,仅是自己都吓的不轻。  这位燕州州牧还没等到要骂人的时候,一群侍卫就冲了进来,别的不说,那小妾的身子已经被人看了个精光。  刚要让人把这匹不知死活的马拖出去炖了,却是赫然发现这匹马从嘴里吐出一块儿金黄色令牌。  令牌上面一个刺眼的川字可是再次让这位燕州州牧吓得不轻,顾不得其他,这位燕州州牧连内衣都没有穿便出门连夜派人召集人马。  跟着这匹让他着急却是无可奈何的黑马一路急冲冲赶来,裆下冷飕飕得不说,到了这儿,这位二皇子殿下屁事儿没有,那嘴角的一抹金黄色的是油?这位燕州州牧的心更疼了。  感情自己内衣不穿,让小弟弟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地冲过来就是看这位大佬吃完肉的嘴角的那点儿没擦干净的油腻?还是让自己犯贱抛下自己那房小妾过来给人下跪?  说好的刺杀呢?这位燕州州牧愣愣地看着林九川。  “这说来话长了……”林九川说了半天,这才让这位燕州州牧明白。  “殿下下一步是要怎么做?”这位燕州州牧问道。  林九川知道他问得是什么,道:“通缉魔教鬼獠!”  江湖上杀人,可大可小。庙堂上对于江湖人的行径可以说比较宽容,只要你不妨碍庙堂行事,随你江湖怎么折腾。  所以说,江湖上的恩怨仇杀,大都江湖了,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报官一说。  但也有意外,比如这次林九川遇刺。  身为龙虎山掌教东南剑神剑青生的弟子的林九川,他与鬼獠的恩怨可以说是江湖恩怨,鬼獠杀了他也在江湖情理之中。  但身为大越皇子的林九川,鬼獠的这般行径便可以说成是对庙堂的一个挑衅!  更何况,即使是江湖,鬼獠依旧触动了江湖底线,那位魔教大宗师便是如此。  小辈人争锋,老辈人不得出手!这便是江湖底线!  之前剑青生和齐正淳虽然出手,却是没有对付魔教或者烟雨楼的小辈人物,这虽然不合情理却也不犯忌讳。  那位司礼监掌印太监本就不是江湖人,所以出手杀了烟雨楼的大宗师也不是胡乱出手,破了规矩。  鬼獠此番行径就不一样了,他派出魔教大宗师境界的高手杀林九川,这是江湖上恩怨便犯了忌讳,要说是由于林九川的庙堂身份便是挑衅庙堂。  所以说,这次的哑巴亏,鬼獠是不吃也得吃了。  这位燕州州牧知道眼前这个貌似与他同一般年岁的人竟是一位陆地神仙的时候,却是比对林九川还上心。  不仅把马给了这位西北第一刀,更是做起了牵马仆从。  奈何这位天下第十人在见识了这位燕州州牧的拍马屁的行径后却是对这位燕州州牧委实不感冒,实在没有什么热情。  莫问刀这番行为落在这位燕州州牧的眼里,却是高人行径。更加殷勤了。  林九川看在眼里,没有说话。  有了马之后赶路便快多了,在中午之前便就到了平阳城。  那支铁骑虽然没有办事,林九川依旧用这位燕州州牧的银子犒赏了一番,既得了人心又没有花钱,林九川心情很好。  那位燕州州牧却是没有敢放一个屁,心里虽然对林九川这番无耻行径骂了数百遍,但却依旧笑得像一个体重超过两百斤的孩子。  林九川即使是吞服了这位天下第十人的丹丸,却是依旧没有好利索伤势,整整休养了半个月,这才差不多。  而大越剑池也差不多要开启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御剑九州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优乐国际娱乐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