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道长不是神棍第十三章 深夜刨坟行动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三章 深夜刨坟行动

小说:是道长不是神棍 作者:夜雨声疏 更新时间:2018-01-09 23:17 字数:2048
  “所以?到底什么情况?我感觉自己少看了一个季的剧情。”石道中,我迫不及待地问康天空。  “我也是。”姜楼楼举手附议。  康天空看了看我们,认命地轻叹一声:“所谓的桃花酒,没有酒气,根本不是酒,是桃花水。”  “《三国演义》中有一个乌戈国,国主兀突骨,身长丈二,不食五谷,居住在山洞中,洞中有一种藤,乌戈国人采取,浸油后做成铠甲,穿在身上,渡江不沉,刀枪不入,号为‘藤甲军’。国内有一江,两岸有桃树,名桃花水,历年花落水中,若别国人饮之尽死,惟乌戈国人饮之倍添精神。”  我想起村民身上藤条编成却极有光泽的甲胄:“那些村民就是藤甲军?”  “嗯。”  “可是如果那是桃花水,我们喝了为什么没死?”我问道。  “假的,就像你不知道柳永有个叫桃夭的未婚妻一样。”康天空回答,“桃花水唯一的效果,就是让人回忆起往事,甚至是前世。”  所以我喝的千年的千瓣桃花酒其实是一千前的千瓣桃花水?  这水一千年了都没臭,也是挺不容易。  我腹诽。  “那我们现在干嘛?”  姜楼楼翻了个白眼:“还能干嘛,斩妖除魔拯救世界!维护世界和平!阿空又在抢法家的活了。”  我又一次听到了法家这个名字,忍不住好奇地询问:“法家到底干什么的?还有其他几个,都是干什么的?”  “佛家说是净化超度,但是一直缩在他们那的灵山上,就没怎么见下来过,这点你们道家的都比他们强,至少干实事。墨门机关密道,小耗子的唐门是暗器身法,儒家是一群老学究。”  “至于法家,一群强迫症,什么吃饭要一口饭一口菜一口饭一口肉,半个小时完事不能多不能少,走路要目视前方左右脚步伐一致,而且什么事情都要管一下,小到有道友路上捡了一毛钱、妖兽没拴好放出去扰民、菜市场买菜和老太太讨价还价,大到有人紫禁之巅决战、千年老粽子复活、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总之什么都管。”  姜楼楼同学,听你的口气,好像对墨门和唐门以外的派别都挺不满的,原来四处树敌的不是道家,是你们巫蛊啊?  一只发着光的大蝴蝶在我们头顶盘旋,我觉得姜楼楼的能力特别好用,就目前为止看到的,操纵同伙间内讧、几个大汉说放倒就放倒、还自带手电筒功能,简直居家旅行必备。  石道不久后就到了头,我们到了一个比前面桃树所在略大的一个山洞,石壁上狰狞的藤蔓如同一条条蟒蛇扭曲虬结,石洞的正中心,一座墓碑静静地矗立在那里,上面挂着一些藤蔓,遮住了墓碑上的字。  康天空走上前,一刀扫去墓碑上的枯藤,没等我看清上面写的什么,墓碑已经被康天空一脚踹翻,露出下面一个深不见底的坑洞,一股腐朽的阴寒之气涌出,我打了个喷嚏。  “不是?你大半夜跑来挖墓?”我不会是进了什么盗墓组织吧?要被查水表进局子请喝茶一条龙服务的啊喂!  “这是兀突骨的墓。”康天空道,“下去看看,我先,是非第二个下来。”  “诶!不是!等下啊?”然而康天空已经跳下去了,我徒劳地伸着尔康手,觉得自己的心好累。  姜楼楼拍拍我的肩膀:“这是日常,习惯就好。”  下面传来康天空的声音,让我下去。  “逝者安息,无意冒犯,莫怪莫怪。”我双手合十拜了拜,一闭眼一咬牙就要往下跳。  然而这个时候,异变突生,地面突然跟抽风了似的剧烈晃动,我一下没站稳向后坐倒,觉得自己后脑勺磕到了什么,那东西还在往上升,就像是在从泥里往外钻。  我回头去看,那是个人头,或许能称呼它为人头,因为他实在是太丑了,丑到了止小儿夜啼的地步,而且比正常的人头要大了起码半圈。  一双大号的人手从泥里钻出来,拔萝卜一样把自己往外拔,我连忙站起身想往后退,但是一大捧泥土从后方铺天盖地的向我罩过来,糊了我一头一脸,一个同样巨大而且巨丑的人头探出来,生硬地转动眼珠子看着我。  “这些是什么啊?”  第一个怪人已经拔出了半个身子,看他的身材比例,这人身高起码得有两米五了,他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抡起左手向我抓过来。  我连忙往旁边躲,与此同时小黑变大,扑上去和那人对了一爪子。  此时因为一连串的动作,我和墓穴入口隔了足有五米远,中间还有一个怪人虎视眈眈。  “这些是真正的藤甲军!”第二只巨人的拳头停在姜楼楼身前半米的地方,他额头上一只黄色蝴蝶扑闪着翅膀,姜楼楼手一挥,那怪人缓缓收起拳头,站直身体后往这里走过来。  又有几名藤甲巨人雨后春笋一样从泥土中钻出来,咔哒咔哒地转动眼珠子。  “这个傻大个被我控制了,我让他给你开路!你下去找阿空!阿空身边安全。”姜楼楼冲我喊道,  “你呢?”  “放心,就是一群傻大个。”姜楼楼道,金色的瞳仁闪着光,挥手谈笑间,又是两个巨人恭敬地垂下手,变成了姜楼楼此时最忠心的奴仆。  “我们巫蛊师最擅长收仆人了。”  第一个被收伏的巨人已经到了我面前,他抓起我,我忍住躲闪的本能任由他抓,我本来以为他是准备把我送到洞口,没想到,他直接拎着我,微微后倾蓄力,然后把我朝洞口扔了出去。  “妈耶!姜楼楼!几个意思啊雾草!”  “这样快。”姜楼楼答道,然后吸气,闭着眼睛用几乎是在尖叫的音量喊道:“阿空!是非掉下去啦!接住了!”  我觉得自己的鼓膜要废。  这一刻,我懂的了一个道理,果然每一个女孩子的嗓子都深不可测。  比如家里某个名叫是以的18岁疯丫头。  我现在大概没什么立场说她疯,因为我现在比她还疯,深夜刨坟什么的。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是道长不是神棍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优乐国际娱乐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