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界修真者第十二章 情与义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二章 情与义

小说:武界修真者 作者:迷途的法师 更新时间:2017-12-08 00:44 字数:4064
  严七从老井中出来,确认周围没人,才从小道快速地往家中跑去。  说不担心是假的,万一柳默真的是魔族,那么他必然不会在乎手段是否光明磊落,找不到风源佣兵队的人,必然对家里人出手。  “站住!”严七听到熟悉的声音,停下脚步一看,来人正是刚刚离开镇长府的护卫队临时队长白易马。  “白易马,怎么,叫住我有事吗?”严七有些焦急,但表面还是维持着平静。  白易马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得意洋洋的嘴脸让严七几乎忍不住要马上揍他一顿:“叫我白队长!现在我可不是护卫队的普通队员了,镇长大人已经将我升为队长,知道么,以后对我的称谓要变一变了!”  严七忍住心中的不快,道:“哦?知道了。”  说着就要往家的方向跑去,却被白易马一把拉住。  “等等,严七!我知道你们风源佣兵队跟杀死前副队长的凶徒程风有点关系,他现在在哪?告诉我重重有赏!”  严七甩开白易马的手,冷冷道:“赏什么?你的人头么?”  “你!我不跟你斗嘴,严七,窝藏这等凶徒可是重罪,念及我们小时候的交情,把他的下落说出来我可以为你担保,你要想清楚了!”  严七哼了声:“白队长,你说我窝藏重犯,可有证据?有证据你大可将我抓起来,没证据在这胡言乱语,是不是太失身份了?”  白易马一窒,不知道如何反驳。严七丝毫不给他面子,转过身就往家跑去。  “这个严七,一定有问题!不行,那个程风在七巷镇就认识风源那几人,不是他们藏起来了还能是谁!就算没有问题,嘿嘿,这不是个好机会吗?”  严七回到家中,几步跨进房间到妻子齐娴淑床边,原本的焦躁完全散去,眼眸中只有与外形格格不入的柔情。  “娴淑,我收拾下东西,等会你跟我去下老井的秘密据点,委屈你住一两天。”  齐娴淑的脸色显然比上次好的多,看来那一千银币并不是花得没有价值的。  “阿七,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严七眼神闪烁,没有继续看着齐娴淑的眼睛,站起身来往外走去,同时说:“没什么,只是小事,一两天就好。”  齐娴淑没有再问,缓缓地支撑起身子,穿起外衣,安静地坐在床边等严七收拾东西过来。  严七心里有些愧疚,他没想到这事还要连累妻子带着病体跟他躲到密室去,还好前段时间那一千银币,不仅挽救了妻子一命,长时间缠身的顽疾也逐渐有了好转。  “如果没有程兄弟,娴淑可能就……”严七叹了口气,将厨房中放置的药罐和药材收拾起来,打包带走。  收拾好一切的严七再次迈入房间门,开口道:“娴淑,我们走吧。”  “你们暂时还不能走。”  这熟悉声音传入严七耳中,他心里咯噔一声,暗道不好,一个箭步冲进了房间,看到的除了妻子齐娴淑,还有刚才遇到的白易马,只是这个儿时玩伴的举动并不那么友好,他手中的短刀明晃晃地在齐娴淑颈脖处来回摆弄,威胁之意昭然若揭。  严七暴怒:“白易马!你放开娴淑!要是伤他一根头发,我要你碎尸万段!”  白易马悠然自得道:“严七啊严七,你还真是痴情啊。当初我竟然也为了这么一个女人跟你反目成仇。现在看来,还好她选的是你,不然我怕是吃饭都吃不下,你看看,她哪里还有当初的那般风情,啧啧啧……”  严七红了眼,咬牙切齿如同怒火中烧的猛兽,一字一顿地道:“白易马,你到底想怎么样?”  白易马收起了调笑的表情,将短刀定在齐娴淑的脖子前一寸,道:“很简单,告诉我程风的行踪,我就放了她。否则,我可以帮你解决你这么几年以来的负担。”  齐娴淑脸色苍白,但是并无半分怯色,仿佛脖子前那冷冰冰的利刃只不过是一根萝卜。她眼眸中泛着泪光,静静地看着严七,长久以来的病痛以及岁月的摧残,曾经小家碧玉的她显出超过年龄的老态。  严七看着齐娴淑的脸,将她的表情神态牢牢地看在眼里,包括齐娴淑那忽然的一笑。  时间似乎倒流,严七眼前的齐娴淑回到了即将嫁入严家的美好年华,一笑让他倾心。  作为严七儿时的玩伴,白易马深知严七对齐娴淑的重视。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同理,对于久病在床的妻子同样罕见不离不弃的丈夫。但是整整八年,严七冒了无数次险,好几次险死还生,只为了凑钱给齐娴淑治病,从未放弃。即使是一开始不大喜欢他的岳父都为之动容,临死前嘴里不断念叨的不是老伴不是女儿,而是这个刚开始被他嫌弃的女婿。曾经严七的武学天赋还算可以,但是为了齐娴淑,一误再误,原本稳压白易马到现在不相上下。  人有了软肋,就容易妥协。一边是挚爱的妻子,另一边只是个相识不久的重犯,白易马相信严七会作出应该做的选择。  另一方面,风源佣兵队的秘密据点。  密室中的气氛有些沉闷,平时口若悬河的几个佣兵也难得地沉默起来,摆弄着地上的石子或者手中的银币。而程风则闭目养神,暗中将意识探入神龙令中,寻找快速提升实力的办法。  “先天前期啊……如果是后天后期还好,我有把握能够打败,但是几乎跨越一个大阶位,怕是想给他造成伤害都难。就算风源使用八元锁灵阵,对方也不是只有柳默一人,护卫队也是个麻烦。”  程风一本本翻阅典籍,希望从中找到法门,但目前为止一无所获。  修真者变强的方法与武者并无太大差别,或者是阶位提升,或者是习得更高层次的法决,或者是获得强力的武器装备。武器装备现在是不用指望了,剑阁完全打不开,手里仅有的就是在镇里买来的普通铁剑,以及重新放进剑阁的木剑。  至于《星光点杀剑诀》除了第一式“飞星”,其余的程风完全不够境界修炼,也是指望不上了。  “不能急,好好找找,总会有办法的。”  半个时辰后。  “严七回来了!”  程风听到有人喊了一句,便从神龙令中收回意识,睁开眼站了起来,走到密室通道入口,正好见到严七。  “严大哥,嫂子呢?”  严七的脸色十分难看,在场几人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时间回到半个时辰前。  白易马胜券在握地看着严七痛苦的模样,揣测着严七内心是如何的痛苦。一直以来严七都是个重情重义的汉子,现在要为了妻子出卖朋友,相信他内心一定非常难受。如白易马所想,严七此刻正苦苦挣扎,内心的挣扎让他忍不住颤抖起来。  “好了,严七,是时候告诉我程风的行踪了。”  严七又深深地看了一眼齐娴淑,忽的大笑起来,不只是怒而笑还是悲而笑。  白易马把短刀向齐娴淑又靠近了一分,道:“严七,你笑什么?别逼我动手!”  严七停了下来,眼神五味杂陈:“白易马啊白易马,你太不了解娴淑了。程风的行踪,我根本、根本不知道!”  白易马完全懵了,严七竟然要为了一个认识不久的少年,不顾爱妻的性命吗?难道严七真的不知道程风的行踪?  “不对,不对!严七,我们从小一起玩到大,你的性格我很清楚,你到现在的表现,分明是知道程风在哪的!你不要抱有侥幸心理,我并没有什么耐心,再不说出来,就准备给这残花败柳办丧事吧!”  说着,白易马把短刀贴在了齐娴淑的脖子上,锋利的刀刃破开了表皮,鲜红的血液渗了出来。  严七上前半步,伸出的手定在空中,张口无言,泪湿衣襟。  齐娴淑默默地看着严七,同样无声落泪,但是,上扬的嘴角却分明表现出一丝丝高兴。  没错,齐娴淑是严七的软肋,哪怕要严七以命换命就能救下她,他也不会有一点犹豫。但是,正如严七所说,白易马太不了解齐娴淑了。和严七一样,齐娴淑也是个重情重义之人,严七也深知妻子的性格。如果严七为了救她而出卖程风,那外柔内刚性子极为倔强的齐娴淑必然会自裁。  所以,严七知道,他无论如何都救不了妻子,痛苦的不是在情与义之间选择,而是完全没有选择,只能无能为力地接受妻子即将死去的现实。他努力让自己抬起头正视妻子,是想要在最后再好好看几眼,把她的那虽然不再年轻貌美的容貌牢牢刻在脑海。  两人心灵相通,看到严七的模样,齐娴淑知道严七明白了她的所想,知道丈夫想要再好好看自己一眼,所以她笑了,开心地笑了,她要丈夫最后看到的是自己开心的样子。  白易马越发急躁,眼前的严七显然是铁了心不打算告诉他程风的行踪,找不到程风,他的大好前程将化为泡影,甚至以后的日子会相当难过。  “好,你不说是吧,那给她收尸吧,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  说着,白易马扬起手中的短刀,恼怒中连表情都变得扭曲起来。  严七和齐娴淑对望着,这对苦命的夫妻同时笑了。  鲜血溅了一地。  失去生机的躯体缓缓倒下。  “哎呀呀,幸好我及时赶到。”黄岚从白易马的尸体中抽出沾染鲜血的刀,从怀里取出一块方巾细细擦拭起来。  严七顾不得脸上的泪水,冲上前一把抱住了齐娴淑,久久不愿放开。  原来,黄岚放心不下,于是没有告知其他人的情况下离开了密室,正好听到了严七和白易马的对话。查看了周围的情况,黄岚没有现身,而是悄悄地绕到屋外,小心翼翼地从侧面的窗户进来,悄无声息地上了房梁,最后在关键时刻一跃而下,一掌打歪了白易马手中的短刀,同时在白易马完全没有防备,斗气都没有使用的情况下一刀结果了他。  “咳,你们夫妻两别把我当空气啊!好了好了,现在不是卿卿我我的时候,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时间回到现在,严七脸色难看地站在密室通道,正要说什么,黄岚和齐娴淑从身后走来,让众人松了口气。  “咦,队长,你什么时候跑出去了?”  “在你挖鼻孔然后抹在阿沙背后的时候。”  “什么?狗东西你又把鼻屎抹我身上?”  “我没有,队长胡说的!”  听了严七和黄岚的陈述,知道最后没事的众人还是捏了把汗。程风更是说不出话来,换做是他,恐怕会选择出卖朋友吧?  严七捏住齐娴淑的手,笑着说:“程兄弟,这个你就有所不知了,娴淑她的性格啊……”  齐娴淑有些虚弱,淡笑道:“情与义之间作出选择千难万难,但是如果阿七为了我出卖朋友,我也不会再活下去。”  说着两人相视而笑。  “严大哥,因为我,连累你们了。”程风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憋了半天终于是说了这么一句。  严七拍了拍程风的肩膀,道:“当初如果不是你帮忙,就杀不了翠瞳魔狼,也就救不了娴淑了。”  七巷镇护卫队依然在搜寻着程风,但自然是没有收获的,反而发现临时队长白易马的尸体被丢弃在一个巷子的垃圾堆旁。  锁镇阵运行了半天,镇里的居民已经有了怨言,甚至围在镇长府门口高声呼喊要求停止大阵,原本进行搜捕的护卫队不得不分出部分人员在镇长府门口维持秩序。  柳默再难淡定,他肯定程风不可能那么短的时间内在阵法运转前逃出七巷镇,再拖下去大阵消耗的魔核将是一笔大数目,恐怕上级会对他有意见,甚至可能派人前来调查。  “看来我小看了这个程风,护卫队的废物不可靠,我得亲自出手了。镇里没有什么高手,除了这个程风,应该没人看得出来我伪装成斗气的魔能。好不容易扶了白易马这头脑简单的白痴上位……”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迷途的法师 说:求收藏求评论!新人新书或许不理想,但若能获得收藏和评论,便是支持我坚持创作的重大动力,希望各位读者看过之后点个收藏、写个评论,让我充满动力努力更新和改进,让我知道自己不是孤独的。谢谢阅读!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武界修真者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优乐国际娱乐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