亥猪浪迹十二宫第158章 兄弟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58章 兄弟

小说:亥猪浪迹十二宫 作者:手中鼠 更新时间:2018-01-08 09:08 字数:3135
  朱亥离开穆永生的房间,返回楼下的宴会大厅。短短的几步路,却走得异常艰难。  朱亥想到了很多,他首先要做的,是梳理很多错综复杂的关系,从中找出最适合自己的那一个,其实这对于一个不到十五岁的少年而言很难。  人心是最难揣测的,很多人都和朱亥交好,或拉拢、或利用,很难分辨清楚。朱亥唯一的手段,是凭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感悟,来区分对待。  朱亥最想要什么?他想要刘凤活着,这一点绝对凌驾于所有。  朱亥和刘凤相处的时间不长,但老人的指点和付出,他看在眼里。  璇寂图是何等神物,刘凤一拿就是三幅,如今深陷险境,也是为了给朱亥争取第四幅所致。  所以,此番塑源山,他势在必行,不管结果如何,哪怕是葬身在那里,也在所不惜。  如果刘凤活下来了,那么朱亥还想要什么呢?  穆渊明是一个中立派,八面玲珑的人物,无论朱亥以后怎样选择,他都不会轻易表明立场,只会做一个要好的朋友而已。  而在穆天和穆永生之间,朱亥却必须要做出一个选择。  凭心而论,朱亥不喜欢穆永生这个人,起码从对待其他皇子的态度和手段上来看,朱亥就知道这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和他完全两路。  但穆永生势大,最理想的结局,或许是救出刘凤后,远走高飞吧。  至于艾苏菲,这个为了家族,甘愿抛弃个人幸福的美貌女子,朱亥只能将心底的那份朦胧的感情深藏起来,就像对待素青一样,默默的祝福。  穆渊明是随朱亥一同离开的,他看出朱亥有心事,一直没有打扰。  二人走入宴会厅时,已经到了分别的时刻,穆渊明想了想,还是提醒了一句。  “小亥,我知道你的想法。但哥哥要提醒你,既然已经做出选择,切忌摇摆不定,这条路即便是死路,你也要坚定的走下去。”  朱亥收敛心神,看向穆渊明:“多谢穆大哥提醒,若是日后你我兄弟还有相见之日,小弟定当再恭听教诲。”  “诶?说这些丧气话干什么?你年龄还小,好日子在后头呢。”  朱亥笑了笑,却有些勉强。  “我明日即将离开,宴会就不参加了,你保重吧。”  “恭送哥哥。”  穆渊明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看着穆渊明远去的背影,朱亥的心扭成一团,很多事无法言明,真希望莫莫嗒能够陪在身边,至少有个倾诉的对象。  朱亥这边还在沉思,整个大殿忽然响起了阵阵优美的琴声,宴会厅里的喧闹也随之安静下来。  这琴声曲调轻扬,婉转欢畅,正应了今天喜宴的气氛。  朱亥回过神来,心中莫名一跳。这首琴曲虽然是第一次听见,但隐约间却唤起了他心里一段熟悉的记忆。  “会是苏菲姐姐吗?”  朱亥这时才注意到,此刻宴会厅的正前方,被蒙上了一层银白色的蓬莎,琴声从里面传出,但却看不出弹琴人的身份。  朱亥听了一阵,但欢畅的琴曲却不能让他的心境有任何好转,更感觉心烦意乱。  这时,四个男子朝着朱亥的方向走来。朱亥定睛一看,浑身顿时紧张起来。  这四个男子朱亥全认识,分别是巴拉干、杨帆、穆金浩,而最后一个则是穆天。  穆天来到朱亥身旁,并没有说话,而是陪着他一起听了一阵琴曲。直到琴声全部完成,周围再次传来喧闹之声,穆天才开口。  “原来兄弟喜欢这种调调。”  朱亥深吸一口气,感慨了一句:“是啊,本来是不喜欢的,但人总是会变的。”  “兄弟会变吗?”穆天忽然问道。  朱亥的表情慢慢自然下来,语气不疾不徐:“我又不是圣人,当然也会变。”  穆天点点头,面对朱亥的答复,看不出任何情绪。  “兄弟很识时务,虽然和我当初认识的朱亥不太一样,但我不得不承认,兄弟你…长大了。”  “是吗?我也这么觉得。”  “兄弟能有此进步,想必这两年经历了不少。”  朱亥有些心烦,不想继续和穆天打哑谜,虽然这里有很多外人在场,但还是还是直言开口。  “我这些年的进步,全赖穆大哥能够把我带到蓝萧山,若是穆大哥觉得不值,我愿意将当初的那三巴掌还给你。”  宴会厅仍旧喧闹,可朱亥这边却是一片安静。  穆天的表情第一次发生变化,双眼微眯的看着朱亥,或许连他都没有想到,向来重情义的朱亥,竟然会说出如此决绝的话。  穆金浩大有深意的看着朱亥,脸上的表情耐人寻味。  “难道连兄弟都做不成了吗?”穆天的语调让人心神发颤。  “我这种兄弟,不要也罢。”  话音刚落,一个清脆的耳光响彻宴会厅,周围的人皆是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可随后再次响起的耳光声,才终于将他们的视线吸引过来。  当穆天准备第三次挥动手臂时,身旁的人群骤然分开,穆永生在众人的簇拥下走出来,而他的身旁,则是美艳无双的银发女子,艾苏菲。  “住手!”  随着穆永生的一声冷哼,整个宴会厅鸦雀无声。  穆天的手僵硬在半空中,终究没有落下。  穆永生来到切近,看了看朱亥,又看向穆天,眼眉顿时一立。  “老七,你什么意思?难道你不知道,朱亥是我夫人的救命恩人吗?”  穆天没有回话,眼神仍旧盯着朱亥。  “我问你话呢,你听到没有?”穆永生的语调再次拔高,浑身气息已经不受控制的外涌。  “三哥,对不起。刚刚是我莽撞了。”  “你以为对不起就完了吗?我要你现在立即向朱亥道歉。”  穆永生显然并不想就这么放过穆天,他向来如此,但凡有打压其他皇子的机会,都绝不会错过。  “生哥,算了吧,我皮糙肉厚,抗打着呢。”  朱亥转头看向穆永生,劝慰了一句,却不料正碰到艾苏菲同样看过来的目光,赶忙又缩了回去。  “算了?那怎么行?兄弟,你可是不知道,我简直爱死了你嫂子,若是没有你,哥哥将来的幸福怎么办?不行不行,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穆永生再次发挥出其超一流的演技。  穆天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兄…朱亥,刚刚是我的错,对不起。”  朱亥的心神被狠狠的敲打了一下,还没等回话,穆永生又发作起来。  “老七,你这是什么态度?这是道歉吗?皇族的脸面都要让你丢尽了,你知不知道?”  宴会厅的气氛进一步紧张起来,能够被邀请到啸啸馆的年轻修者,或多或少都有些身份,他们自然清楚穆永生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几个皇子都先后被他所废。  有心人甚至可以看出,穆永生此番小题大做,大有要一举废了穆天的意思,起码要让他再也抬不起头来。  “那依三哥的意思呢?”穆天的声音仍旧沉稳。  穆永生虎目圆睁,想了想,对朱亥道:“兄弟,你打他两巴掌,怎么样?”  宴会厅的气氛已经近乎窒息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皇子的耳光,这穆永生也真敢想。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再无挽回的余地,穆永生凡事说到做到,这耳光看起来不扇也得扇了。  朱亥深吸一口气,看着穆天,脸色前所未有的郑重。  “穆天大哥的恩情,小弟感铭肺腑,怎奈你不够争气,当不得储君,还请哥哥不要埋怨他人。”说到这里,朱亥活动了一下肩膀,又道:“从今以后,你我恩断义绝,穆皇武国,我只认生哥,不识穆天。”  话音刚落,一道闷雷般的声音响彻宴会厅,穆天被朱亥一巴掌扇飞出去,在半空中足足滑行了十米多的距离,撞在厅堂的墙壁上,才算停止。  朱亥目光坚定,朝着穆永生躬身一礼,然后分开人群,扬长而去。  全场一片哗然,先前的窒息感直到此刻才算发泄出来。  很多不认得朱亥的人,今天算是彻底认识了,而且印象非常深刻。  一些熟悉朱亥的人却是各怀心思,有惋惜,有赞同,有不解。  艾苏菲看着朱亥的背影,莫名的笑了笑。  “弟弟的演技,犹胜于我。”  ……………………  朱亥返回力源部的临时住所,闭门不出。  啸一啸看出朱亥情绪有些不对,不敢打扰,悄悄的将装有璇寂图的宫储放在他身边,便躲到一旁,继续研究尸体去了。  不长时间,门外有人找朱亥,是三皇子派来的。  来人同样不陌生,正是当初陪着穆天一起赶赴金罗域的那位坤叔。  坤叔对待朱亥的态度,简直就像是对待自己亲儿子一般,关切、赞赏之语连绵不绝,更是送出了一个样式别致的宫储。  朱亥没有去看宫储里面的东西,而是借此机会,透露了一下自己打算去塑源山参观的想法。  坤叔很能理解朱亥这种年轻人的好奇心思,表示一定把话带给穆永生,而且透露其实这对于三皇子而言,根本算不得难事。  朱亥费劲周折,要的就是这个结果,顿时心花怒放。  随后二人又攀谈一阵,直到很晚,坤叔才离开。  朱亥打开宫储,被里面色彩斑斓的宫石晃得有些眼晕。收回视线,朱亥看向远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感慨。  “穆大哥,你会原谅我吗?”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亥猪浪迹十二宫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优乐国际娱乐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