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与钢的守望第十四章 无力维持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四章 无力维持

小说:血与钢的守望 作者:丛林咆哮 更新时间:2017-09-14 01:00 字数:4182
  冬去春来,积雪融化。熬过整个严寒的农夫们,又要面临新的难题。他们从自家的厨房里翻找出冬季剩下的干瘪食物吃个半饱后,带着一身的倦乏在融雪后泥泞的土地上开始了耕作。  壮年男子充当犁马的角色,将耕犁的绳索套在身上费力的拉着,儿童一般站在耕犁上增加重量并把控方向,妇女则在犁出的沟壑中撒下去年预留的种子。这是他们每年周而复始的工作,当年他们的祖父就是这样做的,未来他们的孙子也会这样做。  休息时这些农夫会扎堆坐在田边聊天,讨论着一些不着边际的闲话。此时,一个农夫正口沫横飞的向旁人描述着,在巴黎城外的那些富裕的村庄中,人们居然能拥有好几匹犁马,再也用不着靠人力耕作。这话引来旁听者一阵羡慕的议论声。  “总有一天,我也要买上这么一匹犁马!”一个年轻的农夫信誓旦旦的说着,却被周围嘲弄的哄笑声淹没。  但这田间的闲逸被一阵疾乱的马蹄声打破了。农夫们看见十来匹高头大马从镇子外的草地上奔来。马上的骑手各个面容冷峻,穿着闪亮的铠甲,还有人举着一面迎风飘扬的旗帜。  当这群骑手经过田埂旁时,其中一人勒住了缰绳,傲慢的对他们命令道:“农夫,去镇子旁的教堂集合!”  虽然带着满脸的疑惑,这些农夫还是三三两两的站了起来。长久以来生活的经历教会了这些村民,当看起来衣着华丽或者孔武有力的人发号施令的时候,即使是完全陌生的面孔,自己也最好选择服从。  一刻钟过后,夏比镇的教堂外围满了人,他们都好奇的打量着这些身材高大挺拔的陌生人,低声嘀咕着猜测其来意。  终于,一个年纪较长,蓄着一圈黑胡须的中年武士走到了人群前面,朗声说道:“我是罗杰·方丹爵士。根据神圣的继承法,我的领主,让·德·沙蒂永男爵,理应是夏比堡及其下属领地的合法继承者。”  说罢,他展开一张羊皮纸向着人群象征性的晃了晃,接过旁边人递来的锤子,将羊皮纸钉在了教堂的大门上,纸上一团鲜红的印章胶泥映入人们的眼帘。  “从今天起,夏比镇将受到沙蒂永大人的保护。而作为对此的回报,所有人都要缴纳税金。”  这骑士环视了一下众人,见村民们表情虽然各有不同,但没有太多骚动,于是满意的抽动了一下嘴角,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这些狡猾的老鼠已经逃避纳税的义务很多年了。按照我的建议,本打算让你们一次性补齐这十几年欠下的。但我仁慈的主君坚持要求,只需向你们收取过去三年的赋税就行了。”  人群一下子炸开了锅,他们面面相觑,议论开来。一下子缴纳三倍的赋税,还是在一年中最难熬的春季时节?这将意味着他们必须将原本就储量不多的黑面包掰成碎屑熬粥,顿顿都喝这面糊糊度日了。  骑士的身旁走上前几个全副铠甲的武士,大声的呵斥着众人:“你们听到爵士的话了,现在赶紧回去准备!解散了!”  当村民带着无奈和哀怨逐渐散去后,罗杰发现一个白胡子的老者还在现场踌躇着。于是偏着脑袋问道:“老头,就是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么?”  那老者赶紧凑上前来,点头哈腰的说道:“大人,我是夏比镇的长老,我……我无比谦卑的恳求您的宽限,三年的赋税对我们来说……实在太重了。”  罗杰轻哼一声:“你在挑战我的耐心,老头。我劝你早点回家去收拾收拾,明天早晨我希望你能第一个把赋税交到我的手上。”  长老哆嗦了一阵,焦急的说:“大人,大人,请听我解释。我并不是在为逃避缴税辩护,而是我们这几年的余粮,多数都拿去供养夏比镇的民兵营了……”  傲慢的骑士眼珠一转,有些不耐烦的说:“具体怎么回事,长话短说,别啰里啰嗦的!”  此时的杰森,正裸露着上身,在训练场里挥洒着汗水。他听马克转述了修道院外的消息后,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便继续挥剑斩向面前的木头假人。  自从那次雪夜战斗之后,他就再没见过琴娜,而杰森也没打算再去科尔班家争取些什么。这些日子里他每天都借助高强度的锻炼来赶走心里的烦闷。当天气转暖,马克等人回到民兵营后,惊讶的发现有两个木头假人已经被劈砍的面目全非,不能使用了。  马克担忧的望着杰森肌肉虬结的背影,冬天过后他的这个朋友变得异常的沉默寡言。无论怎么追问,杰森都只说自己这是想加强锻炼。  不过马克现在也没时间思考太多,沙蒂永的领主来镇子里收税的消息,让包括他在内的所有居民心中都很阴郁。  马克叹了口气,正准备离开,忽然看见那几个沙蒂永的骑士正朝训练场走来,身后还跟着科尔班和莫兰。科尔班正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着罗杰·方丹爵士的问话,而莫兰则一脸阴沉的跟在人群的最后,一言不发。  “哦,这就是你们自发组建的兵营么?”罗杰饶有兴致的看着训练场里的杰森问道,“你们说有二十个人,为什么我只看到了两个?”  “是这样,大人,”科尔班面无表情的答道,“现在恰逢春耕,很多人都回家忙活去了。如果您需要召集他们,我们的莫兰队长会很乐意将他们叫来。”科尔班指了指后面的莫兰,而后者则故意把头偏过去装作没听见。  罗杰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手里的马鞭指向杰森说:“那这个人呢?”  “这是民兵的教官。他是个外乡人,大人。”  杰森发现这群人在打量自己后,也没心情再练习下去。不耐烦的把剑往地上一插,坐到一边的木墩上休息。  罗杰走到杰森面前,端详了他一会,回头笑着对科尔班说:“外乡人么?我看像个蒙古人!”说完拿起地上的长剑递到杰森面前说:“小子,来,我试试你的本事。”  杰森接过剑站了起来,望着罗杰一言不发。罗杰见杰森并不行礼,连一声“大人”也不叫,心中略微有些不快,但料想只是个乡下小子不懂礼数,故而也没放在心上,抽出腰间佩剑,踏步斜劈过来。  杰森心情烦躁,却也懒得招惹是非。于是随意格挡着对方招式,偶尔反击,也是中规中矩不露锋芒。  就这样不疼不痒的过招十几个回合之后,罗杰后退一步,说了句“还行,对于一个平民来说也不容易了。”然后收剑入鞘,不再理会杰森,走进了民兵营的房间,一旁几人连忙跟随其后。  杰森于是又懒散的找了个角落歇息。耳边听到屋内几人在翻找着什么东西,然后又听到罗杰说道:“一开始我还不相信,现在看来果然如此。科尔班,你可真是大手笔啊!”  科尔班疑惑的声音传来:“大人,恕我愚钝,你说的是?”  “哈哈,看这锁子甲的做工,还有这些武装剑,这些可价钱不菲啊。我游历过法兰西和意大利的很多地方,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民兵能用的起这些奢侈的宝贝的。”  “额……这都是被山里的强盗逼的没办法,莫兰又是我的老朋友了。为了这些装备我可是变卖了好多财产……”科尔班的声音已经有些发颤,杰森甚至能想象老商人那一脸强作欢笑的尴尬神情。  “得了吧,你是个商人,你觉得我看起来像是没见过世面的蠢货么?商人说的话,只能信一半。”罗杰这时悠然的从屋里走了出来,“你的财富从这民兵营的装备就能够看得出来。当然了,我替我的君主向你承诺,会保护你的一切合法财产,所以我想你一定不会拒绝用你那叮当作响的钱袋为你的君主服务的,对吗?”  科尔班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最后只好像一只斗败的公鸡一般无精打采的回答道:“是的。”  “很好。”骑士高昂着脑袋,脸上挂着满意的微笑,“明天早晨我来你家收钱。”说罢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傍晚,在夏比镇的酒馆里,老板居伊擦擦额头上的汗水,在吧台和后厨之间忙碌的穿梭着。  吧台前面坐着的这些粗豪武士,此时正放肆的高声谈笑着,并不停的吆喝居伊给他们送上酒水食物。  “你这是什么麦酒,臭烘烘的跟尿一样?给我们拿葡萄酒来!”当居伊给他们端上第五盘鸡肉的时候,一个武士冲着他这样咆哮着,唾沫都喷在了他的脸上。居伊一边擦着脸,一边唯唯诺诺的退了回去。  “说的就好像你真的尝过尿一样。”另一个武士吮吸着手里的鸡腿骨说道。  “哈,那还用说?为了把那个鲜嫩的小修女搞到手,希尔可没少喝……用他自己的话说叫做……玛利亚的圣水是吧?”第三个武士一脸邪淫的笑道。  “我可不像你,亨利。”那个叫希尔的不堪示弱的反击道,“在马厩里舔马夫老婆的屁股,那么黑的天,没准你连站在面前的是人还是马都分不清楚呢,反正那娘们的屁股也不比马小多少。”  “行了你们两个!”罗杰·方丹制止了这毫无下限的争吵。他这几个同伴忠心耿耿,办事得力,就是说话举止拿不上台面。  “知道为什么我每次参加男爵的宴会都不想带上你们了吧!”他拿着一根鸡肋骨指着两人说道。  “这又不是在城堡里。”亨利嘟囔了一句,不过还是转变了话题,“那个猪一样的犹太商人提供的消息果然没错,这里真是个值得一来的好地方。你当时是怎么想的,那胖子提议用这么个难辨真假的消息换取他一年的毛皮订单,男爵都打算把他赶出去了,你却主动提议来这里看看。”  罗杰得意的笑着:“不就是跑一趟么?反正是个无主的村庄,就算没那犹太人说的那么富裕……”他抓起一片培根胡乱塞进嘴里,脸上露出一个圣人传播真理般的严肃表情,加重语气说道:“再干瘪的柠檬,只要你使劲攥,也能挤出点汁的。”  就在这几人得意洋洋,胡吃海塞的时候,他们没注意到,楼上客房的一间门打开了一条缝隙,一双敌视的目光正灼灼的盯着他们。  在此同时,科尔班的宅子里却是另一番光景。科尔班、莫兰和镇里的长老围坐在客厅的餐座前,愁眉不展的讨论着。长老名叫安托万,已经七十多岁了,是村民推选出来调和邻里纠纷和安排耕作时令的人。在闹强盗的这些年里,他在夏比镇的地位大不如前,逐渐被民兵营的两个创建者代替。  “我当时只是实话实说,而且被他们吓得不轻,谁想到会这样……”长老颤巍巍的说道,肺叶里的老痰在呼吸的时候发出“呼呼”的声音,就像拉动一个风箱一样。刚一碰面,莫兰就埋怨长老对那些骑士的多嘴,现在不仅村民的赋税没有减轻,科尔班家和民兵营的财产又被那些贪婪的家伙盯住了,简直得不偿失。  科尔班倒是没有责怪任何人的意思,反而当起了调解人:“长老也是想要尽到他替村民请愿的责任罢了。”  长老见科尔班这样说,感觉一阵轻松。但随后见商人面色铁青的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于是把已经到嘴边的宽慰话语咽了回去。  “莫兰,我的朋友。”科尔班忽然停下脚步,脸上露出无力的苦笑,“我反复盘算了一下,现在已经能确认了。”  “没一点办法了?”莫兰问道。  “没一点办法了。”科尔班叹了口气。  莫兰点点头,面色还算平静,只是嘴角有些抽搐。他拿起桌上的水杯,一反从前一饮而尽的豪态,极其缓慢的让杯中液体流进口中,似有一丝不舍。但到最后,杯中的水还是喝干了,莫兰轻轻的将杯子放回桌面,低声说了句:“那我就回去了。”然后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猛地起身,大踏步的离开了。  长老满心疑惑,转过去看科尔班。后者也知他所想,低声解释道:“长老,我邀请你来,其实是想告诉你,民兵营现在已经无法再继续维持下去。”  “从今以后,你们要靠自己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血与钢的守望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优乐国际娱乐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