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飞刀第三十六章 风波的背后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六章 风波的背后

小说:岁月飞刀 作者:东城太守 更新时间:2017-09-14 00:48 字数:4721
  刚才因为是有长辈在的场合,年青人总会表现得有一些拘谨!现在,看着陈富鑫走出包厢带好门后,大刚终于鼓足了勇气,手里端着一杯啤酒,站起身来磕磕巴巴的说道:“四哥,噢!大家晚上好,为了表示我的感谢,我陈大刚敬大家一杯!”  “大刚,我可不喝酒!”这是小丽的声音。  “对啊,大刚,你看你小明哥还能喝吗?”苏苏打趣的指了指叶红明。大家这才注意到,叶红明正红着个脸,坐在那里不言不语,就一个劲的喝着椰奶。“哈哈哈哈!”一阵笑声响起。  陈富鑫此刻正站着包厢门外,尚未离去。听着里面传来的欢声笑语,在心中感叹一句,年青真好啊!仿佛是要驱散掉这种柔弱的想法,随即他就笑着摇了摇头,大步下楼向夜色中走去。  “小叶,小叶,你没事吧?”现在是赵四海最急了,“腾”的一声就站了起来,急切的问道。此处离城隍庙可不近,叶红明这要是喝醉了,真要背回去的话,他还不得累趴下啊!没等叶红明回答,又跟苏苏问道:“苏苏,小叶怎么啦?”  “四哥,小叶子什么酒量,你又不是不知道!咯,刚才那一大杯啤酒下去,就成现在这个样了。没事,让他自己休息一会就好了。”  “那样就好!那样就好!”放下一半的心,赵四海坐了下来,想着还是先看看吧,实在不行也只能自己来背啊!  “四哥,没事了,我还能喝!”叶红明现在才开始反应过来,他摇摇晃晃的想要站起来,“大刚,来,小明哥陪你喝一杯!”挣扎了几下没成功,只好坐着举起了手里的椰奶。  “哈哈哈哈!”看着叶红明一本正经的说要喝一杯,手里却是举着一杯椰奶,小丽不由又笑了起来,心想小叶哥哥也太搞笑了。  眼瞅着自己人生的第一次敬酒就要黄了,大刚站也不是坐下来也不是,犹豫着想了老半天,最后只好无奈着提议道:“要不?要不,大家就自己能喝的来一杯,茶水都可以,行不?”  “好,苏苏、小丽你们就喝果汁,我们一起陪大刚喝一杯。”觉得这样子也好,赵四海附合着笑道,“小叶,那个,你杯都举了这么久了。来,一口干了他!”  “好了!”“干怀!”“干怀!”  “大刚,你爸做什么的?你家是不是老有钱了?”等大家碰杯喝完酒,对坐自己一旁的大刚,小丽好奇的问了问,“我看你爸脖子上戴着的金链子好粗,一看就是有钱人!”  “他呀,纯粹就是一暴发户!挣了几个小钱,就恨不得所有人都说他是有钱人。”大刚平时说话的时候很腼腆,可指责起陈富鑫来却一点都不含糊,“其实我爸做的事挺杂的,自己开了个建材店,有三台挖机雇人在开,还有拆迁搬家时置换的五个门面收租金。钱是挣了一点,可有个屁用,没见别人一个电话过来,他就得像兔子一样跑过去,为了挣钱把自己弄得跟个龟孙子一样!”  大刚说的这些话,可能藏心里好久了,一直都没机会跟人说,现在经小丽这一问,立马是竹筒倒豆子,一古脑的就全抖了出来。可赵四海却是有点听不下去,“大刚,怎么可以这么说你爸,他龟孙子一样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你爸这样子白天黑夜的,可能是疏忽了对你的管教,对你的关心得也不够,可你也不能埋汰他!”  “四哥,我不是这个意思的!”可能是很在意赵四海的看法,大刚脸红红的,小声分辩着。  “不是这最好!大刚,多想想你爸,他有多不容易,都五十几岁的人了,做人还要低声下气的,连吃顿饭都吃不安心。”赵四海没有一点客气的意思,说出来的话是直指内心,“好说歹说都是你家里的事,四哥做为一个外人本不该管的。但你现在也不小了,要知道自己来分辨是非,可不要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是啊!大刚,其实就凭今天这一顿饭,大家也能看出你爸对你有多关心来!”给叶红明添了一碗酸梅汤,苏苏放下汤匙,跟着开解到,“很多时候,别人都是以一种玩笑、不负责任的心态,方才跟你说的一些混帐话,你可千万别那么傻,听着在心里就当了真!”  “嗯!我知道了。苏苏姐,谢谢你!”大刚很认真的道了一声谢谢。必竟还是个小孩子,有点吃软不吃硬的味道,尽管两人话里的意思差不多,但苏苏的说法无疑更能让人接受。  “大刚,那你家是土豪啊!”一句话说出来,小丽就成功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哇,土豪,你好,我们做朋友吧!”说刚说完,小丽自己倒先笑了起来。  “嘿嘿,嘿嘿!哪有?”大刚跟着乐了几声,见小丽前面饮料没动,十分不解的问道:“小丽姐姐,你怎么不喝果汁啊?不喜欢吗?要不换一瓶其他的吧!”  “大刚,谢谢你,不用换了。果汁我要带回去给小志的,刚才姐姐已经喝了好几杯椰奶,不想再喝了。”小丽小声的解释道,待会有果汁喝,小志一定会乐坏的。唉!小志和妈妈可没吃过这么好的菜!一桌子的菜都没动什么,真的好可惜,只能是白白浪费了。  “小丽,你吃你的。我去要几个快餐盒来,等会你给家里打些包带回去。”赵四海心想怎么忘了这个茬,看来小丽这一晚上都没有吃好,心里只怕净想着家里人去了。  “四哥,你坐着别动,还是我和小丽去吧!你看小叶子现在的这个样,说不定还要坐多久了。我去前台跟他们要一壶茶,让小叶子也醒醒酒。”苏苏连忙起身,拉了小丽一把,“小丽,跟我来。”  听苏苏说完,赵四海笑着点了点头,是去给叶红明泡茶醒酒,他肯定不会有任何意见的。对于俩人之间的事情,赵四海心里可是乐见其成,当然不会去和苏苏争什么。  包厢里只剩下三个人,一个刚刚被自己训了一顿,一个坐在那里不言不语,赵四海感觉到有些无聊,他拿过桌上的烟拆开,从里面抽出一根点上。大刚的爸爸还真客气,给自己和叶红明一人配了包烟。  “流氓!”“啪嚓!”  赵四海正无聊的吸着烟,突然听到门外传来的声音,连忙把烟往地上一扔,几步就冲出了包厢。此时,听到了声音的人,也各自围了过来。只见地上一只茶壶摔得四分五裂,陶瓷碎片和还冒着热气的茶水溅得到处都是,苏苏在一旁摇摇欲坠,小脸一片煞白、眼圈里面红红的,看来受了不小的惊吓,小丽一手拿着快餐盒,一手正搀扶着苏苏,在她们对面是一个戴眼镜的胖子,喷着满嘴的酒气,背靠着墙斜站着,显然是酒喝多了。  “苏苏,你没事吧?”赵四海见其摇头,一副又羞又气的模样,忙问向一旁的小丽,“小丽,你来跟哥说,发生了什么事情?”  “哥哥,他,他摸苏苏姐屁股。”  “小丽,是谁?”叶红明挤进人群,一看情形就怒了。  “小叶哥哥,就是他,就是这个胖子。”小丽的手直直的指着前面,正是靠墙戴眼镜的那个胖子。  “啪啪!”叶红明二话没说,大步就冲了上出,一把抓住胖子的领口,狠狠的抽了对方两巴掌,“混帐东西!”骂完,他才看清胖子的样子,正是以前工地上的负责人,“哟嗬”居然还遇到老熟人,倒是气不打一处来,“啪啪!”又是两个耳光。  “打得好!快来看,死胖子尿都打出来了。”  “臭流氓,打死他!”  “打110,把他抓起来!”  旁边的吃瓜群众开始热烈的起哄,一个个都表现出嫉恶如仇!  “小叶子,快别打了。”这是苏苏担心的声音。  “兄弟,兄弟,求求你了!我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别再打了,再打就打坏人了。我愿意赔偿!对,对,我愿意赔偿!”这是胖子在求饶的声音,叶红明就一山里的老百姓,一双手可是做惯了农活的,这几巴掌下去,胖子的脸立马就红了。  原来,胖子今天是请财政局局长吃饭,席间多灌了几杯酒,刚才觉得腹涨难忍,准备去上个洗手间。不料一出门就撞到正往回走的苏苏,一时间便惊为天人,不知是喝多了酒变得色胆包天,还是平日里调戏女职员成了习惯,总之是没忍住就伸出了禄山之爪。叶红明这几巴掌不但是打出他的尿,也打得他清醒了不少,正想着该怎么解决此事,却听到有人起哄说要“打110”,心里不由得就慌了,再也顾不得面子里子,忙不停的求饶起来。  “赔偿?谁要你的赔偿,有钱就了不起啊!”叶红明转过头来,看苏苏和赵四海正在冲自己摇头,停下想了一想,“啪啪!”接着又是两个耳光,“死胖子,再有下次,我打死你!”说完,和赵四海他们就进了包厢。围观的人见没有了看头,自然也就跟着散了。  大家只是没有留意到,就在胖子请客的包厢里,局长大人透过细细的门缝,有幸全程目睹了这场闹剧。看着外面的人群散尽,只剩胖子一个人坐在地上,他慢慢拉开房门走了出来。同样是五十多岁的年纪,身材有一点偏瘦,穿着上很平常,戴副黑框眼镜,嘴唇紧紧的抿着,步伐不急不徐,在经过胖子的时候,鄙夷的看了一眼,口里却是轻轻的说道,“还不快点起来离开这里,你想丢人到什么时候?”说完,他无奈的摇摇头,只顾自的向外走去。  今天,他很后悔来这一趟,可又有不得不来的理由。这个胖子不知通过什么关系,找到了自己的老婆,说是娘家的远方侄子,反正就是吃顿饭,那就来咯!为免引起他人疑心,还特意的就选了单位边上这个饭店,可不想成了这样的闹剧!  在周围人的眼里,张局是一个很朴实的人,平日里上下班若没必要,一般都是选择走路,今天来办的是私事,那就更不可能开车。从店里出来走在路上,他无由的心里烦闷,掏出烟来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从内心深处讲,他非常看不起胖子这一类人,趁着国内这几年的房地产热,拿地、建房、卖房,口袋以令人惊讶的速度鼓了,人也跟着变得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什么胆大包天的事情都敢做,一个个都是炸药包啊!这靠得近了,稍不留神,就有可能被炸得粉身碎骨。不行!回去得把今天这事给老娘们说说,以后尽量不要有这样的亲戚!眼看着就要退下来了,自己是谨慎一辈子,可不能临到最后,在这阴沟里翻了船!  张局边走边想,烟很快就抽完了,扔掉烟头停了停,像是想到了什么,摇了摇头,又转身往回走。  “张局,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忘东西了!”前台的美女招呼着道。  “没有,刚想起有点事,你们老板在吗?”  “陈总,陈总,张局找你!”  “来啦来啦!”一个白胖的男人,挺着个大肚子,从二楼跑了下来,走近疑惑的问道:“张局,您找我?”  张局看了看四周,正准备开口的时候,却看见赵四海一行人下了楼,手里提着大包小包向外走。  “陈老板,记我爸帐上,没问题吧?”出门的时候,大刚朝前台陈老板这里问了一句。  “大刚,你爸临走时说了的。没事,你们快回去吧!”  “那我们走了。”  “路上注意安全!”  指着赵四海他们的背影,张局开口问道:“陈老板,这是?”  “张局,你说他们啊?”陈老板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张局过来是为这事。发生冲突的时候,他就在现场围观,倒是有点明白这些人的担心,就一五一十的说起了事情的原委,最后还从前台下面拿出一张报纸,“这是我那同村起先拿过来炫耀的。张局,你过来看看,能看出什么来不?也就是他们自已知道,反正在我看来就是三个泥人。听说其中有一个还评选上了社区的先进,他们也不想想,就一义务巡逻队员,正式的工作都没有,要这个先进有什么用啊!”  “话不能这样说,怎么都是一份荣誉!”张局这下算是放了心,拿着报纸问道,“陈老板,你这报纸还要吗?不要给我回去看看。”  “张局,您要的话,尽管拿去,我留着有什么用。”  “陈老板,那我就谢谢了。”  “谢什么谢,就一张报纸。”陈老板倒是见机恭维了一句,“张局,现在像您这样子的干部可不多了。”  “那里那里!那我走了。”  “您慢走!”  随后,豪庭世家一套三居室的卧房里,进行了一场对话。  “老头子,那你的意思是回了那事?”  看了看老太婆不情愿的样子,张局不由得在心里骂到,“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臭娘们!“你又收了别人什么?”  “就两个金手镯,一斤都还差了。要不,我就送回去得了。”  “收都收啦,还送什么送,算啦!你去跟胖子说,工程进度到哪里钱就会拨过去多少,但质量一定要过关,这可是市政工程,来不得半点马虎的!”  “好了!”张局的老婆见过了关,可不敢表现出心里的欢喜,假装着翻了翻报纸,口里随意的说道:“还真是白白的浪费了这样的好机会。老头子,要是我们家俊俊当这个先进,那该有多好!”  “老婆子,我可告诉你了,千万别乱来,这可不是什么小事!”  “知道了,我不就是说一说。你啊!也不晓得你胆子怎么这么小。当初你要是听我的,俊俊那会窝在一小工商所当所长。”  “三十岁就是副科级,不错啦!”  “你以为你还能干几年,等你退了,俊俊的正科更没指望了。”  “好了,睡吧!”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岁月飞刀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优乐国际娱乐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