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仙剑侠传断 章 画君长风(下)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断 章 画君长风(下)

小说:逸仙剑侠传 作者:白墨弦 更新时间:2017-07-17 10:00 字数:5359
  一夜无话。  临近天亮时,也就是人类陷入深度睡眠最难醒来时,小虎妖猛然从画中跃出向木长风扑去。  木长风当即睁开双眼扯起被子抛了出去。小虎妖惨遭被子攻击失去了视野一脚绊在床上跌了上去。待得挣脱被子从床上爬下来时,却看木长风已然穿好了衣裳正在系腰带。  “你杀我家人,我要报仇!”大概是担心被木长风再钻了语言空子从而被智商压制,小虎妖刻意换了一个概括性词汇质问道。却不想木长风索性换了策略,依然狠狠地压制住了小虎妖的智商。  “白天吃饱了睡,晚上跳我床上来和我胡闹,我还真是羡慕你的生活。”打着哈欠,木长风柔和的看着小虎妖道。  昏暗的视线里,小虎妖的脸颊似泛起一丝红晕:“哼,我不要和仇人睡一个屋子。”说着,小虎妖摘下那副画就要往外走。  “你可想好呦,这里可是逸仙山,外面比我修为高的人多得是,保不准哪个破了我的画境把你捉出来,那时可能就把你打死扒皮卖肉甚至可能对你做更坏更恶劣的事儿哦。”木长风看着走到门口的小虎妖身子抖了一下,转头又走回床边乖乖把画挂了上去,终是忍俊不禁的笑了出来。  小虎妖见此刚要恼怒,却是被木长风抢先一步揽住了玉腰。小虎妖忙伸手去推,却又被木长风按住了双手。  “扰我美梦,你当如何补偿?”  “是你说我随时可以杀你的。”  “可我没说你随时可以打扰我睡觉。”  “……嗷……”  “天快亮了,罚你陪我去看日出如何?”  “不会被道行比修为比你高的人发现吗?”  “符篆门修为比我高的就一个。”  “……”  庭院里,小虎妖起初还谨慎的与木长风保持段距离坐着,不消半刻,便倒在了木长风怀里睡熟了,看样子是累坏了。也许为了这一次突袭,她一宿没睡在等待时机。她不知,这化境本就是木长风的灵力所结,她的每次进出,都逃不过木长风的眼睛。  召文帝书墨元年,距木长风捡到小虎妖已有五个年头,期间虽也曾发生过几次暗杀事件,不过基本上都以小虎妖失败告终,并还不同程度上被木长风揩了油。久而久之频率也就降了下来。上一次暗杀大概发生在一年半,动机是木长风趁小虎妖睡觉时吃光了全部的绿茶饼没给她留。  “喵儿,我要是死了,你可怎么办?”月光下,木长风揽着小虎妖的香肩蓦然问道。  “放心,本姑娘最近心情好,一时半会儿还不想杀你。”将木长风当做某种依靠物蹭了蹭背,小虎妖懒散的卧在他怀里安心的睡着了。  木长风笑了,这是犹如五年前的笑,笑自己五年来做过的傻事。笑自己此刻正在做的傻事。五年前他被同系孤立疏远,一时兴起收养了这只小妖聊以解乏。如今他备受瞩目,成为全系的骄傲。回首看去,自己倒并不后悔当初的冲动。  低头看着睡熟了的小虎妖,一股暖人心扉的笑容在木长风脸上扩散开去,那是看心爱女人的表情。  “这五年来,我究竟只当你是一只宠物,还是……”答案早已心知肚明,木长风抬手想要抚摸小虎妖的虎耳,手悬于半空,思考了再三,终还是放了下去。  “你从不让我碰你的耳朵。”  “那我定要在你清醒时好好把玩一番。”  次日晨,木长风早早的打包好行李将画卷放入怀里急急忙忙的出了门,小虎妖醒来时已不知到了什么地方。  “喵儿,你就在这客栈里等我,我不唤你不准出来。”  “你去哪来?怎么不带上我?平时不是怕我惹祸都随身带着的吗?”  “要去办点事儿,那有修为高的人,我怕发现你。”  “好吧,那你早点回来。我会饿的。”  “饿了桌子上有点心。如果天黑后我还没回来……你现在的修为一般小妖奈何不了你的,不准再吃人,回到猎虎村生活吧。”  “为什么不回来?”  再没了答复,只听见关门的声音,小虎妖小心翼翼的从画中探出头来,发现木长风早已不见了踪影。  是夜,小虎妖握着块儿糕点在客房里渡步绕着桌子转着圈,还不时的向窗外望去,肚子明明已经咕咕叫了,盘中的食物却一口没动。  “这九婴那么厉害,也不知道木仙长除不除的掉。”  “我看够呛了,天都黑了还没回来,这都第几个修仙士了。”客栈的老板与伙计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好像有什么东西狠狠的咬了小虎妖的心脏一口,那种痛是她今生没体验过的。一个念头在她脑海里清晰的浮现着久久不散。  去找他。  动物的嗅觉本就比人类灵敏,她又已然成妖,她又天天藏在他的衣中。他的味道,是很容易追寻的。  树林中杨树下,她寻到了满身是血尽是焦痕的他。这本是一个报仇的最好时机。  “喵儿……我要是死了……你可怎么办?……”木长风仍闭着眼,她特有的妖气,他是最易分辨的。  “你不准死,不准在我杀死你之前死。我的仇还没报,你不准死。”噙着泪背起行将就木的木长风,小虎妖跑回了那家客栈。  店老板急帮着将木长风抬回了房间,又差伙计请来了医生,经过一夜的抢救。  我已经尽力了,能不能活下来就看撑不撑的到天亮了。这是医生临走前的最后一句话。  夜晚天黑,大家又将视线集中在近乎烧焦的木长风身上,居然没一个人看出小虎妖有违和感……  “你不可以死,我还没有报仇。”小虎妖重复着,眼泪滴答滴答的滴在木长风满是绷带的手上。忽然她感觉他的手指似乎动了一下。  “你说过的,修为比你高的大有人在,若没有你保护我,我会被人抓住打死扒皮卖肉还会做更坏更可怕的事情。”  揉了揉眼睛拭了拭泪,小虎妖接着说道:“虽然我不懂什么是更坏更可怕的事情,但是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  “我是想你死,但是我不想你这样死,在我杀死你前,我不准你死。”早已哭的气竭,小虎妖仍努力的让喉咙发出声音说给他听。  这时候,一道日光穿过窗棂洒在了房间的地面上。  “天已经亮了,你快醒醒啊。你不是总喜欢拉我看日出的吗?每次我都会睡着,这次我没有睡,你怎么睡着了啊。”只剩下嘶哑,她的眼泪已近为他流干。  倏然间,木长风的手又动了下,随后吃力的向上举起。小虎妖见状忙握住他的手贴在脸上,兴奋之情,难以言表。  木长风的手依旧在向上运动着,似乎不想就此停留在她的脸上。  “终于……你死活不肯让我碰的耳朵……被我……摸到了……”气若游丝的声音隐隐透过绷带从木长风的口中传出……  召文帝书墨十五年桂月廿一日夜,庭院里小虎妖倚在木长风身上一颗一颗在数着星星。  “我说,以你现在的修为要隐去虎耳和尾巴完全的变成人应该不难吧?”木长风忽然好奇的问道。  “嗯,不过我不想那样做。”小虎妖漫不经心的答道。  “为什么?”木长风不解。  回眸看了眼木长风,小虎妖赧着脸把头埋低了几分道:“因为……你喜欢摸我的虎耳……”  抬手揉乱又抚顺小虎妖的头发,木长风笑道:“这种特权可是我险些拿命换的。”  想起那夜的事情,小虎妖的双颊越发的扑满红晕。为摆脱尴尬,小虎妖转移话题道:“对了,你从前总吓唬我说修为高的人会抓住我打死我扒皮卖肉或者做更坏更可怕的事情。从前问你,你总是一笑而过。今晚你非要告诉我不可,什么是更坏更可怕的事情。”  “真的想知道?”哈哈的大笑声划破了寂静的夜空,小虎妖忽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那是一种出自动物特有的发现危险的本能……但是为了避免再被提起那夜的尴尬事儿,小虎妖只得硬着头皮继续问下去:“想知道,快告诉我。”  “说着可能有些麻烦,不如,我演示给你看吧。”虽然这二十年的修炼小虎妖已非昔比,但就智商上来看依旧还是不容乐观,三句两句就又被木长风绕了进去。  还没缓过神来,小虎妖便整只妖被木长风横抱了起来走回了屋子里。  “你要做什么?”受到了轻微的惊吓,小虎妖紧紧抱住了木长风的脖子。自那客栈一事,小虎妖仿佛变成了小猫妖,整只妖都温顺了不知几个等级。这若换做从前,还不得一虎爪拍过去,纵不见血肋骨也是要断几根的。  床榻之上,木长风温柔的抚摸着小虎妖的侧脸,手背轻撩,轻而易举的褪去了小虎妖肩头上的层层薄锦。小虎妖心惊,忙伸手扯住了木长风的手腕。  “怎么?反悔了吗?”木长风柔和而略带戏谑的目光紧锁着小虎妖有些闪躲的眸。  绯红着脸,小虎妖似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一样紧咬着嘴唇摇了摇头,随之那紧抓住木长风手腕的手也缓缓的放了下去。  远处的三生泉隐隐传来一丝微妙的灵力波动,静心听去,轻轻还有些许打斗的声音。不过这都不重要了,毕竟相距甚远,屋内急促的呼吸声及吱呀吱呀的床板声早已盖过了那边的声音,再没人去理会三生泉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觉间皓月西去,一线霞光映满了东边的天空。屋子内木长风坐在床边端详着一张符篆紧锁愁眉。  少顷,被子里有什么动了一动,只见那小虎妖忽然从被窝里钻了出来整只妖伏在了木长风的背上,撒娇似的贴着木长风的脸蹭个不停。  “不再多睡一会儿吗?下午还有场决斗要打呢。能取胜吗?”  未予正面回答,木长风反问了另一个问题:“你知道为什么几十年来相安无事,临近剑会师父突然要找幽静长老的麻烦吗?”  绕了一个小圈,小虎妖钻过木长风的臂侧坐进了木长风的怀里抱着木长风的脖子问道:“为什么?”  见那小虎妖一脸认真的看着自己,木长风发自内心的笑了,他笑的是那么的开心,而小虎妖却更加糊涂了:“笑什么?快说啊。”  “为了给你个名分。”笑声不止,木长风扬手拍了拍小虎妖的头,顺带着捏了捏小虎妖软绵绵的虎耳。  智商颇为不够用的小虎妖被木长风连打几个哑谜后更是一头雾水了,咕咕叫的肚子已不许她再做多余的思考,此刻她唯一的想法就是快点将木长风赶下床,因为……木长风的私人小宅里配备了厨房……  一边切着菜顺带看着粥,木长风心里默默地缕清思路筹划着自己的小算盘。  因近来他多次与师父提到要去拜访幽静居,故此符篆长老才会疑他生变故行此计以图木长风交恶幽静居防止他改投它门。  实则,木长风只是认为幽静居收徒不问出处,因此妖精之类也是默许的,所以自然有办法掩盖的天衣无缝,那么一定能掩盖住喵儿的妖气不让同门发现。如此再伺机寻个良机理由,喵儿的名分也就有了。  如今看来,只能将计就计兵行险招了。  秋风卷起了落叶盘旋飞舞冲上了天空。木长风立于这杀气鼎盛的剑台之上。台下是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  人生如戏,不过却没有彩排。今日能否演出预定的效果,全看天意了。报以习惯性的微笑,木长风礼貌的对着前方的黑衣男子道:“这位师弟,师兄既然早你入派多年,那便让你三招如何?也免得被下面的弟子们说我以大欺小。”  回以一声承让,那人电光石火的攻速令还在思索着如何在决斗中寻得机会搭话的木长风猝不及防。第一局就这样白白的浪费掉了。  惋惜着错失良机,木长风稳了稳心神决定认真打下第二场。  起手燃火为兵封住黑衣男子的身法,再施以唤雨咒遮住观众们的视线。也仅仅是能遮住观众的视线罢了。木长风清楚,一名优秀的剑客是根本不需要眼睛索敌的。  雾气中,木长风不断吟唱着咒语强化着火人们一波又一波猛烈的攻势,而那黑衣剑客却单凭一条树枝便挡下了一波又一波汹涌而来的火人抱团。  一符燃起,恍然间剑台开裂,道道流火自地面涌出,黑衣剑客惊诧,急晃动起身影避开流火的侵袭,却发现自己的脚步落在哪里,哪里便会开裂喷火。  黑衣剑客越加诧然,区区一场切磋,木长风怎敢破坏这百年剑台?未及多想,黑衣剑客忽感右臂灼烫,回首看去,自己的树枝已被火人紧紧拉住,看上去已经烧的不能用了。  原来是……黑衣剑客闭目凝神,聚气于周身。抬眸再看,地面明明分毫无损,方才原来是一场幻术,目的不过是为夺其剑。  然而木长风的火人,也消耗殆尽了。  剑心通神,凭借着心眼的感官,黑衣剑客锁定了木长风的站位,并二指为剑,疾步刺向雾气中的敌人。  木长风抬手挡下,一拳攻向剑客的小腹。剑客抬膝错开,反腿踹向木长风的左肋。木长风振臂挡开,同时一掌拍去,剑客快速收腿,千钧一发的避开了这极快的一掌,掌风瑟瑟,犹在耳边。  如此见招拆招几轮肉搏,二人皆已疲惫不堪。正当木长风欲开口搭讪,不想那剑客又来发难。  真是好体力,木长风由衷的感叹。正在此时,那怀中画卷的小虎妖猛然跃出,直扑向正面迎来的黑衣剑客。一丝惊诧闪过剑客的眉间,剑客当即止步旋踢并快步跟上。高扬右臂,一股强大的剑气凝在其双指间。  “妖物。”  “住手!”  几乎是同时的喊话,剑客右臂方欲落下,却是被飞身跃起的木长风死死的拉住。一道半月形剑气掠过观众席飞向了遥远的天空。  与此同时,小虎妖对着剑客猛蹬一脚。那剑客因受木长风束缚无法格挡,竟化作了一道华丽的抛物线飞了出去。  “师弟住手,这是内人。”话未说完,却见那黑衣剑客又快步冲了上来迅速塞进小虎妖手里什么东西。  小虎妖摊开手掌一看,是一块儿碎了的玉佩。  “这是?”  “清狐玉。”  “你藏妖身边又舍命护她,我想她对你意义非凡。这清狐玉能藏妖气。”  “多谢师弟了,只是这玉很贵重吧。师兄该用什么报答你?”  “我天生灵力过盛,幼年时常因灵力失控伤及自己。师父赠我清狐玉压制,如今我已控制自如,这玉留着无用,你无须介怀。”  “多谢。”一只手拎起还懵懵懂的小虎妖塞回怀中的画里,木长风微笑着抬起另一只手指了指天空。剑客会意,两道剑气冲破了云端顷刻间止住了下个不停的咒雨。  云开雾散,剑破苍穹。一如决战前的站位,一如决战前的神情。台下的观众屏着呼吸,静静地期待着胜利者的宣布……  是夜,小虎妖在庭院里掂量着那块儿碎玉有一句没一句的问:“呐,内人是什么意思啊?为什么你说我是你的内人那家伙就不杀我了。”  没有回答,木长风拍了拍小虎妖的头笑了笑,然后猛的将她横抱起。  “又要对我做坏事吗你这个坏人,快告诉我内人是什么意思。”撒娇的握着拳头敲打着木长风的胸膛,木长风不置可否的笑而不语。  “等做过了坏事再告诉你。”进了屋子又抬腿关了房门,木长风嘴角轻扬道。  “我改变主意了,还是吃掉你好了。”小虎妖虎牙一龇,翻身将木长风按在了地上。  “我说,今晚要睡地面吗?”木长风苦笑,抬手抚摸着贴在自己身上的小虎妖的发背。  “不许说话,你是我的猎物。”闭着眼聆听着木长风的心跳,小虎妖带着满满的爱意俯身趴进了木长风的怀里。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逸仙剑侠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优乐国际娱乐手机版